一日无书
百事荒废

好书推荐《情殇前妻太难追》简穆霍北念全文免费试读

文章目录

《情殇前妻太难追》 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情殇前妻太难追》是灯火阑珊所编写的豪门虐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简穆霍北念,内容主要讲述:“跪下!”霍北念狠狠地把她往地上丢,她重重地跪在大理石地板上,仿佛膝盖骨裂开了般地疼。霍北念冷冷地扫一眼跪在地上的女人,没有怜悯,就连恻隐之心都只在眼底一闪而过,换来的是无尽的恨。他恨不得,将这个女人…

《情殇前妻太难追》 第2章 这就是你的解释? 免费试读

“跪下!”

霍北念狠狠地把她往地上丢,她重重地跪在大理石地板上,仿佛膝盖骨裂开了般地疼。

霍北念冷冷地扫一眼跪在地上的女人,没有怜悯,就连恻隐之心都只在眼底一闪而过,换来的是无尽的恨。

他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挫骨扬灰!

“既然你还记得今天是柠柠的忌日,就该对着她磕头忏悔!”

霍北念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如同地狱使者般地冷漠:“说,该死的人是你!”

“我、凭什么说?”简穆抬起布满血丝的双眼对上霍北念的双眸:“害死她的人不是我!”

“事到如今你还要替自己开罪?那条短信证明,约她到海边的人可是你啊简穆!”

霍北念弯身扼住她的脖子:“你明知道她当初为了救我落下怕水的后遗症,你却用最狠的方式杀死她!”

“不、不是我!我没有害她!北念你相信我!”

她该如何解释?

当初救了霍北念的根本就不是白柠,而是她。

落下怕水后遗症的也不是白柠,而是她。

可简穆斗不过死人。

简穆的挣扎没有任何意义。

霍北念一把揪起她的头发,逼着她昂起头面对着正前方的中央——上面俨然立着白柠的遗照!

“简穆,忏悔吧!”

霍北念如同垃圾一般的将她丢至与此,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他再一次把她丢弃。

在他们结婚的这一天,霍北念把她带到空无一人的婚礼现场,没有贵宾、没有神父,如今就连新郎都没有,有的是一片白以及白柠微笑着的黑白照。

一年了,白柠已经死了一年,而她,就这样被折磨了一年。

从白柠被大海冲走的那一刻起,她就被霍北念认定为是杀害白柠的凶手,不管她有多无辜,霍北念都不会相信她。

简穆穿着沾着灰、染着血婚纱无力地蜷缩在地上,双眼空洞得看不到任何情绪。

她疼得快要死了。

疼得昏死过去之前,她仿佛看到勾着笑的白柠……

当她睁开眼时发现她看到的不再是白柠的黑白照,而是无比温馨的房间,一侧头却看到白柠对着她笑。

简穆吓得一颤,幸好只是一张被裱起来的彩色照片。

这是他们的新婚房,霍北念跟白柠的新婚房。

一年多前,霍北念给他跟白柠准备的新婚房,如今却成了她跟霍北念的,只是房间里所有的陈设都没有任何变化,包括空墙上超大的白柠的照片。

房门缓缓打开,霍北念那张矜贵冷漠的脸蓦地出现在简穆面前,唇角笑意凛寒刺骨:“醒了?”

“北念……”

他向她走来,每靠近一步,她的身体就下意识往后面缩一分。

霍北念走到床边,一手按在床头上,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她的视线、她的感受全是他。

在感觉下巴就要被他捏碎的下一秒,霍北念松开了她:“醒了就起来做事,别以为你嫁给我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霍太太!”

“记住,从今往后,这个家洗衣做饭的活都由你来做!”

他一把掀开被子,欲要将人拉下床,却被她光滑膝盖上突兀的淤青狠狠地刺了眼,嘴角弯起一抹苦涩的笑。

“我倒是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还没有检查你干不干净!”霍北念弯身,抬手更加无情的扯开前一晚上由保姆替她换上的睡裙!

“霍北念,你干什么!”

简穆本能的躲开,抬手扯过被子,但被霍北念一把拉过来,他扯下系在脖子上的领带,将她的双手绑在头顶,控制着让她无法动弹。

“干什么?当然是确定我需要确认的事!”霍北念盯着她淤青的膝盖:“口口声声说喜欢我,但也没见你多珍惜自己!”

简穆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才意识到他突然发怒的原因,赶紧解释:“我没有!这个淤青我可以解释的!这是……”

他将简穆往床头狠狠一压,后脑勺磕到床头的“嘭”清脆响起。

他的语气带着一丝冷漠:“我为什么要听你跟别人喜欢什么的解释?”

刹那间,简穆的脸色瞬间没了血色,她身体剧烈的颤抖着,这是她从未感受过的屈辱。

霍北念到底把她当成什么样的女人?!

他像是被剥夺了冷静跟理智,让她感受到最残酷的对待。

他像发了怒的猛兽一样不管不顾,而她早已没了抵抗的力气,只能像个木偶一样任由他来摆布,只能任由泪水从眼里滑下来,就连哭泣都发不出声音来。

结束后,他无情的离开,白色床单上有的只是一片羞耻的痕迹。

霍北念将用过的纸巾扔进垃圾桶,问简穆:“这就是你的解释?”

她没法解释没有落红这件事,但这确实是她的第一次,至于膝盖上的淤青,是他前一天逼着她给白柠遗像下跪的时候磕的。

她想开口解释,最后却疼得晕了过去。

当刺眼的灯光直接照射到双眼,简穆才猛的从梦中惊醒,身上仿佛被拆散了再重组的疼。

床尾,霍北念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如同地狱使者般的吐出一句:“收拾一下,半个小时后跟我去参加酒局。”

一个小时后,曙光公馆。

曙光公馆是遂城最有名的高档会所,也是霍北念最喜欢来的地方。

简穆身穿一袭裸色薄纱高定礼服,这是霍北念替她准备的,穿在她的身上略显宽松,却并不影响美感。

她并不知道不合身的礼服是霍北念一年前按着白柠的尺寸订的,今天刚送过来。

霍北念迈着大步向前,初经人事就连休息都没有的简穆忍着撕裂跟上他,抬手抱上他手臂的那一刻,瞥见他眼底闪过一丝嫌弃。

简穆心下一凉,却硬生生的忍住。

走到二楼,楼道里传来一声歇斯底里的“救命”。

“白柠!你们放开她!”霍北念毫不犹豫的甩开简穆的手,朝着抱着头跌坐在地上的女人而去。

简穆的血液在那一刻停止流动,瞳孔瞬间睁大!

狼狈的缩在墙角的人,确实长着一张跟白柠一模一样的脸!

小说《情殇前妻太难追》 第2章 这就是你的解释? 试读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