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无书
百事荒废

叶凡十年饮水,热血不凉小说-叶凡十年饮水,热血不凉免费阅读

文章目录

第12章:心机够深沉的

看着陈沫扭动饱满的身姿离去的背影,叶凡没有时间想入非非了。

啊,妈的,这女人好大的劲!陈沫的身影没入房间之后,叶凡轻声叫了出来。

陈沫刚刚的一脚无比钝重,那就像锤子直接砸在了叶凡的腿上,不过那重击的面积要比锤子砸的要大。

我艹,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看似弱不禁风,需要被男人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女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劲。

叶凡揉着自己被陈沫踢中的大腿,心中在声嘶力竭的呐喊。

……

清晨的第一声鸟叫是那么的悦耳,云烟般缠绕的薄雾,还未从凌晨散开。

叶凡从床上爬了起来,赤着脚跳下床后,他发现昨晚被陈沫踢了一脚的地方,还有些微微的发疼。

就是那一脚,让叶凡对陈沫刮目相看。

他不再相信表面浮现的假象,越是看似柔弱的人,也许会拥有更加强大的爆发力和摧残力。

早!

洗漱完毕,走到陈家别墅前的庭院内,陈望天早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每天上班,叶凡都是搭乘的陈望天的顺风车。

今天离叶凡去退婚的那一天,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

这三天叶凡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变化,在这初来乍到的燕京,他竟然突然间有了一点名气。

那得益于雷震天送到陈家诊所的牌匾,在陈家诊所的门檐上,那牌匾上面写了四个溜金大字杏林圣手。

一下子,叶凡成为了陈家诊所的当红医生,老板陈望天为叶凡准备了专门独立的办公室,每天都会有看到那金子招牌,然后踏进诊所找叶凡诊治的病人。

作为叶家中医的传承人,叶凡尽职尽责的在陈家诊所工作着,找他看病的,无论大病,小病,他都认真的对待。

这天上午的时间,是比较清闲的。

叶凡坐在自己办公室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正闭目养神。

在这陈家诊所有这么个职务,叶凡觉得是件很不错的差事。

在来燕京之前,叶凡就已经做好了打算,那就是他准备长期在燕京发展。

身为叶家中医的传承人,他肩负着弘扬华夏中医的艰巨任务。

叶凡觉得,历届叶家的医者,虽然医治病难无数,也拥有了一些名声,但是说到弘扬中医,叶凡觉得他们都没有做到。

这是个重宣传,讲包装的世道,就算你有真本事,不宣传,不吹捧,也没人知道你是根什么样的毛。

要想弘扬中医,让世人知道中医的博大精深,就必须让中医这两个字烙印在世人的心中。

只有救死扶伤,斩除病魔,才能让中医两个字变得有分量。

叶凡决定,他行医之路,就从这小小的陈家诊所开始。

叶凡侄子,我给找了个徒弟,帮你打打杂,你没事的时候,得多教教她。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神采飞扬的陈望天直接走了进来。

叶凡猛的睁开了眼睛,找了个徒弟给自己打打杂,这陈老板是钱多了没处花,还是脑子发烧了。

就目前这情况,自己都闲得蛋疼,还给自己找个徒弟打杂,这徒弟往哪里打了?

陈叔,你说给我找的徒弟,不会是沫沫小姐吧?马上叶凡就眼前一亮。

陈望天的身后,跟着美丽的陈沫。

她一袭黑色长裙,脚下蹬着高跟鞋,腿上未穿丝袜。

黑白相间,丰腴苗条,陈沫的装扮是火辣性感的。

她美丽的容颜,能让牡丹花都逊色三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陈沫沉着脸,好像不太高兴。

对,就是沫沫,以后你别沫沫小姐,小姐的叫她了,你要么叫徒弟,要么就直接叫沫沫。

陈望天的回答是果断的。

叶凡有些震撼,陈望天给他找了这么一个美丽的女徒弟,他有点心惊胆战的。

这之中不会有什么阴谋吧,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安插在他的身边,陈望天会不会是有所图谋?

不至于吧,自己除了有点医术之外,身无长物,陈望天能图自己什么了?

叶凡侄子,我就实话对你说吧,我们陈家和你们叶家一样,也是老中医世家,陈家有祖训,每一代人,必须有一个子孙学中医,否则就是愧对祖宗,我膝下就沫沫一女,这传承家业的责任也就只有落在沫沫的身上了。

陈望天看穿了叶凡的心思,他在详细解释着。

陈望天说的这是实话,他虽医术平平,但是陈家却真的是老中医世家。

据陈家族谱记载,在清朝年间,陈家有先辈曾是宫廷御医,在当时的天下拥有响当当的名气,陈家也真的有那样的祖训。

陈望天这一代人脉凋零,为了对得起祖宗,陈望天自幼就用中医熏陶陈沫,但可惜的是,陈沫丫头对中医并不感冒。

现在陈沫在国外修的是服装设计,就她上学,陈望天一年都得消耗几十万。

陈望天下此血本,陈沫也答应了陈望天一个要求,那就是她学成回来后,一定会苦修中医,将陈家的诊所经营下去。

今次陈沫回国能呆一个月的时间,正好叶凡从天而降,陈望天逮到机会,就逼着陈沫拜叶凡为师。

在进入叶凡办公室之前,两父子发生了激烈的争执。

最后陈望天甩下狠话,不拜叶凡为师,好好学习中医,出国的费用自行解决。

无奈之下,陈沫硬着头皮来到了叶凡的办公室之内。

看着叶凡盯着自己上下打量,陈沫真恨不得再上去狠狠的踢这家伙一脚。

我的徒弟,必须尊师重道,并且听我的话,做不到这点,我是不收的。

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叶凡郑重的开口着。

看着叶凡一脸严肃的样子,陈沫在心里直骂他假正经。

不收就不收,谁稀罕做你的徒弟!

陈沫不稀罕,但陈望天稀罕,叶凡话后,他肯定的回应:这是必须的,要是沫沫不听你这个师傅的话,你来给我说,我惩罚她。

顿顿,陈望天望着陈沫严词道:沫沫,快叫师傅,给师傅行礼,能做叶神医的徒弟,是你的造化。

造化?这造化不要也罢!

心里虽然很不愿意,但是为了继续出国去念自己喜爱的服装设计,陈沫硬着头皮望向叶凡说道:师傅,徒弟这里有礼了!

……

老板,情况已经调查清楚了,目前他在燕京东街的一小诊所里面当中医。

一豪华宽敞的办公室内,梅丽正在向王梦瑶禀报。

当医生,心机够深沉的。

王梦瑶在冷笑。

此刻她正坐在办公桌后宽大的真皮转椅上,她的膝盖上方搭着一黑色的裙摆,裙摆下方的肌肤圆润,能堪比最上等的美玉。

那双纤足蹬着一黑色沉稳的高跟凉鞋,那匀称秀美的脚趾从高跟凉鞋的尽头露了出来。

他当医生,心机怎么就深了?梅丽不解的问着。

从叶凡拒绝了五千万的诱惑后,梅丽就被他的霸气折服了。

五千万都诱惑不了的男人,那是真男人,要是能和那样的男人共度一晚的话,梅丽相信那夜绝对足够销魂。

我爸因为敬佩叶长天,所以才会和叶长天定下婚约,而我爸敬佩叶长天的原因,是因为叶长天曾经救过我爷爷,叶长天能救我爷爷,是因为他是个医生,这叶凡在八月十五将到的这节骨眼上,跑去一小诊所当上了医生,他肯定是为了八月十五的时候击中我爸的软肋。

王梦瑶阴沉着脸,她认为她抽丝剥茧的完全正确。

没明白!梅丽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秀气的下巴。

意思就是,我爸对医生有好感,叶凡是在用苦肉计,让我爸去欣赏他,从而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王梦瑶冷冷说道,她脸上涌起了一抹厌恶。

第13章:陈沫的异常

气氛因为王梦瑶的脸色,变得有那么几分凝重。

梅丽在王梦瑶话后,微微沉思后说道:老板,是不是你把人想得太复杂了,五千万他都不要,他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正是他可怕之处,五千万,只不过是沧海一粟,娶了我何止五千万,王家的半壁江山就都是他的了!

王梦瑶说着,她媚眼中泛动着智慧的光芒,扫了一眼竖着耳朵的梅丽后,她继续说道:只不过他的如意算盘,恐怕要落空了,就算他娶了我,他也得不到一切,我王梦瑶岂会任一个男人随意摆布!

这话豪气十足,王梦瑶用两根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办公桌的边缘,她嘴角上扬,有轻蔑的冷笑涌起。

她此言非虚,燕京商界的第一冷面女强人,岂会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一个男人。

王梦瑶心里冷笑,就算自己的老爸,真的逼迫自己嫁给了那个阴险狡诈的男人,他也拿不走王家的一分钱,更碰不到她冰清玉洁的身体。

要是他真的不听劝告,一定要在八月十五来王家提亲的话,那么将来的某一天,他的肠子都定然会悔青的。

他不像心机那么深的人啊,何况二老爷都那么对他了,他怎么会再对老爷子用心?梅丽无奈的说着。

王梦瑶的脸色在变化着,她轻启薄唇开音:也许他早就获悉了真相,只不过暗地里不动声色罢了!

他怎么获悉真相的了?梅丽疑问。

梅丽跟随王梦瑶已经多年,在以往王梦瑶的睿智是她一直深深佩服的。

但是在今次这件事上,梅丽觉得王梦瑶可能错了。

梅丽喜欢男人,所以她懂男人。

心机深沉的男人不可能有那么爽朗的笑容和不凡的气质,女人强烈的第六感告诉梅丽,那个叫叶凡的男人,是个真爷们。

我爸名气那么响,随便网上一搜,就知道真相了。

王梦瑶回道。

王梦瑶的话,让梅丽愣了愣,不要说,真有自己美女老板说的这种可能。

据我估计,那男人已经获悉了真相,他手底下没真本事,进不了大医院,就随便钻进一小诊所,想来误导我爸,他真是太异想天开了。

王梦瑶回应。

这一次,梅丽有些纳闷的回道:不对啊,据我打听到的,他在那诊所曾救过一个生命垂危的中风老人,老人的儿子还给他送了一块杏林圣手的牌匾。

雕虫小技,就算是真事,肯定也是因为那老人病的不重。

王梦瑶肯定的回道。

从小到大,她接触的都是西医,对中医她毫无了解和信任。

她绝不相信,那衣衫不整的男人会有什么通神的医术,她确定他只是一妄想跳上天吃天鹅的癞蛤蟆!

老板,那你准备怎么办?

见王梦瑶态度坚决,梅丽心下叹了口气后问道。

虽然觉得叶凡不坏,但是自己老板这么讨厌他,梅丽也无可奈何。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她终究是要站在她老板这边的。

去找他,阻止他八月十五来王家提亲。

王梦瑶冷冷的回道。

要是他不同意了?梅丽问。

王梦瑶笑了,那笑容就如同腊月的雪花那般的冷,她薄薄的红唇在启动:不识抬举的话,我肯定他会后悔的。

……

这两天一直阴雨绵绵的,陈家诊所的生意并不是那么的好。

陈沫成为叶凡徒弟后,每天她都到诊所聆听叶凡的教诲。

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的,因为她要做给她的老爸看。

但今天特殊,直到中午时分,陈沫也没有来到诊所。

陈叔,沫沫今天怎么没来了?

她说今天有点累,在家休息,刚刚到诊所上班,有点不适应也是正常的,要不你回去看看,顺便开导一下她。

下午一时许,叶凡离开了陈家诊所。

陈家诊所距离陈家别墅,步行大约需要十五分钟。

叶凡走回家后,一上到二楼客厅就看到了陈沫。

当时,陈沫捂着肚子,正向自己的房间返回。

沫沫,你没事吧?看到陈沫的动作,叶凡关心的问着。

两人是正面撞上的,叶凡话后,陈沫直接对他翻了一个白眼,说道:让开!

陈沫心下此刻很不好受,她的身体正在遭受水深火热。

这该死的家伙,还没到下班的时候怎么回来了?

可恶,他还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沫沫,你脸色很难看,你是不是病了?叶凡挡在陈沫身前,没有让路的意思。

那鼓鼓的山峰,正在他眼前巍然耸立。

与你无关,可恶!

陈沫恨恨的说完这句后,直接绕过叶凡,往自己的房间走了。

真可恨,自己正难受了,他竟然还这样和自己纠缠!

陈沫心里很愤怒,人在不舒服和有心事的时候,很容易就会把别人的好心当成驴肝肺的。

看着陈沫离去的背影,叶凡有些满头黑线。

这长腿美人,今天性格很暴躁,这比往日还要厉害那么三分。

有问题,今天她的穿着不对!凭借敏锐的观察力,短短的碰面叶凡就捕捉到了异常。

拥有修长的美腿,陈沫很喜欢穿裙子,但今天陈沫美丽的长腿却被一条黑色的紧身牛仔裤给包裹住了。

……

陈家的厨房内,叶凡正在厨房里忙活,一瓷罐里正热气腾腾着。

咚,咚!

不多久,叶凡叩响了陈沫的房门。

谁?陈沫在问着。

沫沫,是我。

叶凡老实的回答。

该死的,竟然来敲我的房门,是不是真的想图谋不轨?

叶凡的声音让房间内的陈沫紧张了起来,美丽的沫沫小姐此刻正坐在床的边缘上,她用纤手按着肚子,脸上有痛苦的神色露出。

陈沫的直言不讳,让门外的叶凡冷汗,他定定神后,回应陈沫说:沫沫,我是你师傅,怎么可能对你图谋不轨!

好了,私底下我已经给你说清楚了,我表面上叫你师傅,是叫给我爸看的,你在我心里从来都是一大色狼!

陈沫很直,她每次耿直的言语,总是会让叶凡有点难堪。

沫沫,别闹了,你生病了,我是来给你送药的。

定定神,叶凡说道。

陈沫房间的门开了,她冷冷的望向门外,她想看看这可恶的男人到底想做什么?

今天,沫沫小姐的身体虽然不是很舒服,但是她自认为要是叶凡真敢胡来的话,她也有应对的办法。

这个是我专门为你熬的姜汤,你喝了暖暖身子。

叶凡诚恳的把一热气腾腾的碗递到了陈沫的面前。

看着叶凡手里的碗,陈沫面色微微一红,她说道:谁说我要喝姜汤了?

姜汤可以调节经血,还可以暖宫。

叶凡回道。

他的话,让陈沫脸上涌起了大片大片的红霞,她有些微怒的说道:叶凡,你胡说什么,我听不懂。

医者父母心,医生的眼里是不分男女的,你每次来那个的时候,肚子都会很疼,你这是有病。

叶凡肯定的回答着。

就在刚刚和陈沫对话的那短短时间,叶凡就确定陈沫的身体不舒服。

陈沫用手捂着肚子,并舍弃裙子穿上了紧身的牛仔裤,这让叶凡直接猜到了她的病因。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没来那个。

陈沫在厉声着。

叶凡愣了愣,他想想后,说道:来那个之前肚子就会疼,这说明你的病已经有点严重了。

叶凡的话,让陈沫红着脸愣住了,最近一年多来,每次来例假,她的肚子都会疼。

而最近几个月来,在例假前后的好几天,陈沫的肚子都开始疼了。

今天肚子疼,正是陈沫例假将来的前兆。

得了这病,陈沫本来想去医院检查的,但是她脸皮博,一直没鼓起勇气。

要知道在社会上流传很多这样的传言一个女人经期肚子疼,是因为那方面的生活不太检点。

陈沫连男人的手都没有牵过,要是被人误认为她生活不检点,她是无法接受的。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