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无书
百事荒废

白卿言梁王萧容衍阅读_白卿言梁王萧容衍《再跑出去本王就打断你的小短腿》

文章目录

《再跑出去本王就打断你的小短腿》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白卿言梁王萧容衍的小说叫《再跑出去本王就打断你的小短腿》,是作者千桦尽落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白卿言望着秦尚志:“若秦先生不弃,恳请先生……”“秦某养好伤就走!”秦尚志不等白卿言说完,便匆匆打断了她的话。白卿言的意图秦尚志明白,他抱拳:“大姑娘见谅,秦某此次冲昏头脑刺杀梁王,至众兄弟丧命已悔恨…

《再跑出去本王就打断你的小短腿》 第九章:外室 免费试读

白卿言望着秦尚志:“若秦先生不弃,恳请先生……”

“秦某养好伤就走!”秦尚志不等白卿言说完,便匆匆打断了她的话。

白卿言的意图秦尚志明白,他抱拳:“大姑娘见谅,秦某此次冲昏头脑刺杀梁王,至众兄弟丧命已悔恨不已,秦某此生志向在社稷朝堂,舍身碎骨定要阻断梁王登顶之路,绝不愿拘于后院。”

秦尚志的志向何其远大,否则上一世也不会入太子府。

白卿言也不欲挟恩强求,沉默片刻对秦尚志福身后道:“朝堂似海,先生如蛟,白卿言在此祝先生尽如所期,蛟龙得水兴云作雨飞腾升天。”

秦尚志似是意外白卿言会说这番话,他紧捂心口强撑着起身,难得恭恭敬敬对白卿言抱拳行了一礼。

白卿言颔首从春桃手中接过手炉,沿来时的路往回走。

虽然,秦尚志不愿留下帮她,可秦尚志一席话已让她茅塞顿开。

她想到上一世母亲狱中自尽留下的那封《问皇帝书》,想到大都学子群情激愤声势浩大为白家求公道的画面,想到梁王在府中头疼不已诉说无法为今上分忧的苦恼模样。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人言可畏。

哪怕是手握至高权柄的今上也有怕的事情,怕人言!怕民愤!怕百年后落得残害忠良的名声!

如今祖父生死未知……甚至已身死南疆,白家退已不能退。

不能退那她就更进一步,将白家的名望推至鼎盛,让今上忌惮悠悠众口不敢对白家出手。

就算最后大晋国还是逃不过被大燕灭国的下场,盛名之下……但愿也能保全白家。

去清辉院请白卿言的蒋嬷嬷,没想到会在路上碰到白卿言,三步并作两步上前。

“大姐儿!”蒋嬷嬷福身行礼,“大长公主请您过去。”

白卿言抿了抿唇:“祖母可是有了什么打算?”

蒋嬷嬷红着眼点头。

白卿言这才抬脚跟着蒋嬷嬷一起朝大长公主的长寿院走去,路上细细询问了她昨天走后祖母的情况。

“大姐儿,你放心大长公主到底是皇室嫡女,能撑得住。”蒋嬷嬷给白卿言撑着伞,忍不住红了眼睛,“倒是大姐儿还是个孩子……”

说着话,两人就已经走到了长寿院。

丫鬟替白卿言打了帘,见白卿言进去了,蒋嬷嬷这才将里外的丫鬟全都打发了出去,进屋接过白卿言已经解开的白狐狸毛大氅,道:“老奴在外面守着,大姐儿和你大长公主好好说说话。”

隔着珠帘,白卿言看到坐在炕上闭眼拨弄着佛珠的祖母,眼眶就红了。

“祖母……”白卿言轻唤了一声。

大长公主张开眼,见白卿言挑开珠帘进来,伸出手:“阿宝,来!”

白卿言依言走到大长公主面前,大长公主唇瓣嗫喏,换了几次气才红着眼问:“你告诉祖母,谁给你的消息竟比朝廷还要快一步。”

“祖父临走前,孙女让之前祖父给我的两个暗卫随行保护祖父,其中一个拼了最后一口气回来给了孙女消息,说我白家被祖父的副将刘焕章和朝中之人联手坑害!孙女没有实证不敢声张,悄悄安排把人厚葬了。”

说词是白卿言昨天来长寿院前就想好的,镇国公是曾经给过白卿言两个出类拔萃的暗卫,镇国公出征时……白卿言也的确让两个暗卫随行保护镇国公,只是上一世那两个暗卫……为救镇国公亦是随白家男儿一起陨身南疆了。

大长公主忍不住悲痛,嘴唇剧烈颤抖着,良久她闭了闭眼,手掌用力拍在炕桌上:“我白家男儿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但绝不能为奸佞所害而亡!”

“祖母,如今事已至此,我们还需要早作打算……”白卿言攥住大长公主的手,显然已经有了自己的考量,“我白家男儿倘若真的尽被坑害,怕是有人想要从白家手上夺走白家军!”

大长公主手死死扣住炕桌边缘。

“但白家军向来只认白家人!祖父、父亲他们凶多吉少,只怕害我们白家的人还有后手,祖母……如今您就是白家唯一的依靠,首当其冲!”白卿言同大长公主分析。

“他们做梦!”大长公主咬紧了牙关,“当年先皇临去之前留给我一支……只有帝后才有的皇家暗卫队。多年来养在我陪嫁庄子上,从不曾动过,看来如今不得不动了。”

白卿言颇为意外,她不曾听祖母说过,手上还有这么一支暗卫队,如果是这样她倒是不担心祖母的安危了。

“祖母,就算祖父、父亲、叔父和弟弟们都不在了!还有孙女儿在!”白卿言握住大长公主的手,郑重道,“祖母千万要保重身体,平安康健!有祖母在,孙女就有底气,孙女一定拼尽全力护我白家周全,不让我白家男儿含冤屈死……”

大长公主被白卿言一番话说的热泪盈眶,将白卿言抱在怀里哽咽不能语。

两人缓了良久,大长公主用帕子压了压眼角的泪,问白卿言:“阿宝你心中是不是已经有了章程?”

“祸起萧墙,家里的下人怕是要严查一遍,不过这件事得暗地里查,孙女会和母亲商量着办,祖母坐镇就好不必费心!”

大长公主点头。

白卿言想到后来梁王找来的所谓二叔外室生的儿子,抬眼看向大长公主:“还有一事我想请教祖母,二叔……是否有外室?”

白卿言口中的二叔,是大长公主的嫡次子,白卿言父亲的亲弟弟。

大长公主抿住唇。

见大长公主的模样,白卿言心也沉了一下,原来上辈子梁王扶起来的那个真是二叔外室的儿子。

“没有外室这么严重,但也确是你二叔对不起你二婶,当年你二叔游学时被一位姑娘所救,两个人就有了情谊……”大长公主欲言又止,白卿言到底是未出阁的姑娘有些话不能对白卿言明言,“后来你二叔回府,走之前将祖母赠予他的龙纹玉佩,给了那位姑娘当信物,本打算回府和你二婶商量后,再将那位姑娘接入府中当个良妾,可当时你二婶儿有了身孕,这话也就没有说出口。”

小说《再跑出去本王就打断你的小短腿》 第九章:外室 试读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