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无书
百事荒废

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盛萱月付霁轩小说阅读 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文本在线阅读

文章目录

《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 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是三时春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盛萱月付霁轩,内容主要讲述:第10章盛家的男人们一听,好像也有道理,盛大海笑着拍板,“得,那咱们就听月丫的,买三亩。”“哎爹,要不然,咱们多买一点,然后租出去给别人种?买不起地但是得交粮食税的人家也有不少啊。”盛家二伯盛知雨忽然…

《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 第10章 免费试读

第10章

盛家的男人们一听,好像也有道理,盛大海笑着拍板,“得,那咱们就听月丫的,买三亩。”

“哎爹,要不然,咱们多买一点,然后租出去给别人种?买不起地但是得交粮食税的人家也有不少啊。”盛家二伯盛知雨忽然说道。

这也是个办法,如今土地法严苛,像他们家这样只能买得起一两亩的也不少,说实话他们家人口并不怎么多,粮食税每年勉强能够交齐。

倒是也有那种人口多但是地少的人家,每年都得额外花银子买粮食才能交齐。

如果买了地,租出去给别人种,又能收钱,说不定还能学着伺候庄稼,也是个好办法。

盛大海起初也有一些意动,但是想了想,又摇摇头,“咱们家穷,得留点银子在手里,她奶,去把家里的银子都拿出来数数。”

何氏打开抽屉拿了小包出来放在桌上摊开,盛大海一枚一枚地仔细数着,“一共是二十两又五百四十八文。”

“买三亩地,九两,剩下的,都留着。”

盛大海事一家之主,他发话,这事就算定下来了。

“那咱们什么时候买?如今三月,离春种也没几天了。”盛知树问道。

“我明天就去找里正,就挨着咱们以前的地,再买三亩。”盛大海道。

盛萱月看着那边,放下心来。

其实她也不赞成买太多地,家里确实是不需要买这么多,而且……

盛萱月看向院子里正在玩的四兄弟。

而且她想留着点钱,给四个哥哥上学堂用。

她那天和童童闲聊的时候问了,这镇子上就有学堂,周围县乡的小孩也都会过去念书。

学堂的夫子是前朝的老秀才,虽然不是什么大儒名家,但是教孩子们认字是可以的。

盛萱月知道盛家以前世代为官,骨子里的东西没有丢,盛大伯二伯和她爹都是认字的。

可惜,这日子越过越穷,这一辈,供不起读书了。

盛萱月也不想四个哥哥当睁眼瞎,所以书是一定要读的。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不管在哪里,读书,都非常重要。

村子里渐渐安静了,各家也都回去睡,盛萱月裹着家里最好的被子躺在坑上,看着有些破烂的屋顶。

有清晖月光漏下,盛萱月睁着眼睛看着,慢慢睡去。

盛大海雷厉风行,说买地第二天一早就带着盛知风去找里正了。

里正瞧着五十多岁,很有威严,管着他们村子和左右邻着的两个村。

“你们家要买三亩地?三亩?”里正惊讶地看着盛大海他们。

盛大海拿出早就商量好的说辞,“这不是老大老,二去县上做短工了吗,老,二帮工头挡了块大石头受了点伤,人家赔的钱。”

“咱们庄户人家,一点磕了碰了的又用不着去看大夫,就拿来买地了。”

里正一听点点头,“那老,二的伤没事吧?”

“没事没事。”盛大海笑笑道。

里正进屋拿了地契,“老哥哥,你们一家也是不容易,如今买了地,今年可得上心,秋天才能有好收成。”

盛大海应着,三人一起出门到田间,确定了买哪几亩,画上图,回去签字按手印,地契两份,一份在里正这,一份盛大海他们带回家。

走在路上,盛大海看着这薄薄的几张纸,心里感慨万千,“小半个月前家里都快吃不起糠,可是现在都能买起三亩地了。”

盛知风感叹,“可不是,都是月丫的功劳。”

盛家买地的事很快就传出去了,村子里人尽皆知。

“啊?哪来的钱买地?他们家连饭都吃不起。”

“听说是二儿子给人家当短工受伤的医药费。”

“啧,连这钱都不松手带儿子去看病,还拿来买地?我看,这老头子该遭雷劈哦。”

村子里议论纷纷,本就是谈资的盛家这下更成了茶余饭后的话题。

怕遭人嫉妒,盛大海叫家里人没事别出去,这两天也别上山采药了。

更让家里人看好盛萱月,生怕她再被人欺负。

盛萱月自己乖乖地哪也不去,想着这次任务的奖励怎么弄到家里来。

菜苗,麦种。

麦种好弄,到时候混在家里买的那些里就成。

菜苗嘛……盛萱月看向一边的何氏,“奶奶,咱们家怎么不自己种菜呢?”

何氏扫着地,“以前也不是没种过,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屋前屋后种的菜都好不了,要不就不结果,要不就蔫巴,所以也就不种了。”

盛萱月闻言疑惑,“这样啊。”

不应该啊,难道有问题?

这边的盛萱月在家里好好的没出事,可那边大伯娘李氏却不好了。

“这都晌午了,老大家的怎么还没回来。”何氏擦擦手道。

“我去找找。”盛大宝跑出去,二宝也跟着去了。

哥俩出去没一会,二宝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来,进门太着急一下摔趴下,顾不得许多大喊,“娘出事了!”

盛萱月猛地起身,心头不安地急跳起来。

过了半刻钟,盛知风背着昏迷不醒的李氏回来,何氏忙上去扶着,目光落到李氏的裙子上时,眼神一变。

盛萱月也看见了。

那裙子上,一片血红。

“把月丫带回屋里去,快烧热水,老,二家的老三家的来帮忙。”何氏连声喊道。

盛知树过来把盛萱月抱走,盛萱月回过神,赶紧挣扎起来,“让我去看看!”

大伯娘怀着孕,如今却下红,说不定是要滑胎啊!

盛知树没听她的把人抱屋里,“乖啊,没什么好看的,听话。”

盛萱月急得不行,李氏如今已经四个多月,要是流产就是大月份流产,对孕妇身体很有损害。

而且这个月份的引产就相当于生一次孩子,李氏身体本来就弱,以后再想怀上,可就难了!

院子里一片死寂,只有厨房灶台烧水的木柴在哔哔啵啵地燃烧。

盛萱月正想着如何劝说盛知树,忽然堂屋的门被打开,盛知风抱着李氏风一样跑出去。

盛大海和盛知雨拿着钱赶紧跟上,何氏站在门口直掉眼泪,“造孽,造孽哟!”

这好好的,怎么会晕倒,孩子又怎么会保不住!

小说《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 第10章 试读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