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无书
百事荒废

皇叔的心肝:嫡长女她重生了精彩章节全文全集精彩试读 皇叔的心肝:嫡长女她重生了小说免费阅读

文章目录

《皇叔的心肝:嫡长女她重生了》 小说介绍

《皇叔的心肝:嫡长女她重生了》是由作者嫁衣如雪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皇叔的心肝:嫡长女她重生了》精彩章节节选:君玄澈的声音,蕴含着浓浓的威胁与恐怖,仿佛随时都能捏死她似的。“我自然懂得我说的话,而且这话我也没对太子说过,是他自己误会的,”孟青瑶肯定的道。前世她可比现在要脸多了。片刻,君玄澈漆黑恐怖的眸子,就这…

《皇叔的心肝:嫡长女她重生了》 第十三章 不要脸的孟青瑶 免费试读

君玄澈的声音,蕴含着浓浓的威胁与恐怖,仿佛随时都能捏死她似的。

“我自然懂得我说的话,而且这话我也没对太子说过,是他自己误会的,”孟青瑶肯定的道。

前世她可比现在要脸多了。

片刻,君玄澈漆黑恐怖的眸子,就这么望着孟青瑶,最后才轻飘飘的道:“你最好记住今日的话。”

永远不要更改,因为他最恨的就是欺骗。

君玄澈收回手,大约他此刻心中在想别的事,指尖一下碰触到了尖锐的桌角,竟是不慎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登时落了出来。

“皇爷。”

孟青瑶一急,匆忙拿出自己的手帕去帮他擦血,君玄澈有意躲闪,手掌却被那白嫩的小手,硬生生拽了过去。

“不疼不疼……”

孟青瑶竟还安慰了一句,然后为了止血,她竟是张口将君玄澈受伤的指尖,塞进了嘴里,然后还做了一个让他安心的动作。

“我以前扎破手,我母亲都是这么给我止血的。”

孟青瑶解释,因为含着手指,说话呜呜咽咽的,好似真的只是一个无知孩童,根本不知这动作有多放肆。

而君玄澈的手指,被她含住的瞬间,一张脸已经僵到了极致,但是耳朵却又诡异的红了起来。

这该死的丫头……

好在这个时候,马车停下来了,应该是到了孟府。

“滚下去。”

君玄澈像是恼羞成怒了,将手收回,恶狠狠般的一语。

“哦。”

孟青瑶留下了自己的手帕,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般,一溜烟的功夫就蹿下马车了,一蹦一跳的回府了。

“皇爷,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外面的护卫,自然听得出,七皇爷方才说话口气有些不稳,难道是这孟小姐又触怒皇爷了?

“无事。”

君玄澈阴沉着脸,淡淡一语,与寻常并无分别,但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他双耳发红,心头竟是快速跳动。

孟青瑶!

他心中仔细呢喃了一遍这个名字,他的命定之人,如果不出意外,还有可能是他的终生相伴之人。

此女子在他面前,似乎永远都是一副赤城之态,可作出的事,却是孟浪又大胆,像是刻意为之,又像是无意。

但凡她眼神中出现片刻的杂念,君玄澈也能窥测到什么,偏偏她的眼神,始终都是赤城纯粹的。

他逆天改命换来的这命定之人,究竟是他的福,还是他的劫。

……

与此同时的皇宫,皇后在得知一切事情原委后,气的银牙暗咬,他金尊玉贵的儿子,竟被君玄澈如此对待。

但是第二日,孟青瑶与太子藕断丝连,惹怒君玄澈的事,就被传了个沸沸扬扬。

搞得好像人人都知道,孟青瑶这个七皇爷的未婚妻,真的要命不久矣了。

以致当天下午,孟青瑶就被接到了振远将军府。

自从重生,其实孟青瑶早就急着想见外祖父了,只是想到外祖父与两个舅舅,前世的惨死,她就心存愧疚。

若不是她又蠢又傻,对孟少亭始终存有父女之情,或许灾难来的也不会那么快。

“外祖父。”

此刻孟青瑶跳下马车,刚好看到庭院内,站着须发皆白的老人,正是如今南楚的振远大将军,蓝忠。

如今他已年过六旬,身边有两子,大舅舅镇守边关,常年不在京中,但是前世,似乎便是今年年底,传来的噩耗。

小舅舅在朝为官,却是因几年前的一场意外,残了双腿,只能拄着拐杖,在朝为一闲散文职。

她母亲蓝氏算是外祖父的老来女了,才会如此看中宠爱。

连带着孟青瑶也是整个将军府的掌上明珠。

想起前世,外祖父与两位舅舅对她的宠爱,孟青瑶便有些微微的眼眸发涩,同时也暗自发誓,这一世,绝不会再让悲剧重演了。

“你这丫头哭什么?”

蓝忠看着孟青瑶,直接哈哈一笑,张开上臂,将在可爱的小外孙女抱进了怀里,若非因她快及笄了,恨不得将这小丫头,在举过肩膀。

“爹爹你慢些,太医不是说了,让你多多修养,”蓝氏含笑走过来道。

“你觉的爹爹是耐得住寂寞的人吗?”

随着一阵拐杖声,小舅舅蓝玉成缓步而来,他身侧站着的是舅母徐氏,徐氏出生安定侯府,自有大家之气,前世这舅母徐氏,也是个极其仗义的人。

可惜将军府倒下的时候,也连累了她的母族。

而今再看昔年熟悉的亲人,孟青瑶百感交集。

“青瑶青瑶……”

徐氏的身后很快跑出一对龙凤胎兄妹,正是小舅舅的一双子女,蓝景行与蓝景悦,比孟青瑶大一岁,已然是一对风度翩翩的金童玉女了。

蓝景行是哥哥,言行自然谨慎许多。

蓝景悦却是个跳脱的,一听说孟青瑶来了,赶忙就跑过来打听八卦,“听说我上次求娴妃姨母给你的镯子,被你家那养妹给摔了,可是真的?”

童言无忌,走在蓝氏身后的孟少亭,面上微微一僵,那事他已经使银子遮掩过去了,没想到篮家还是知道了。

她怕孟青瑶说错话,赶忙解围道:“不过是小孩子家打打闹闹的事,玉珠的确手脚笨拙了些,如今也受了责罚。”

孟青瑶已经不是原来的孟青瑶的,如何能让孟少亭,在如前世一般,将所有对他不利的话题,都一笔带过。

几乎瞬间,孟青瑶就憋红了眼圈,差点没哭出来,“是啊,不过是打打闹闹,但说来都是我的错,有好东西不知给妹妹分享,才会害妹妹闯下祸端,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表姐,你说我这个姐姐做的是不是特别糟糕啊,没有替父亲照顾好妹妹,我一想起妹妹被打伤,我就愧疚自责。”

满腹的委屈与自责。

这些话每一句都说的不错,可若组合起来,却是怎么听怎么别扭。

孟少亭则面色微变,想要继续解围反驳,竟是不知说什么了,因为孟青瑶的话,字字句句都是关切。

只是,关切的却是一个养女。

堂堂将军府的外孙女,掌上明珠,在自家府里,已经如此低三下四了吗?若是亲妹妹也就罢了,不过是一个乡野的养女。

孟家将这救命恩人的养女,看的如珠如宝,他将军府可看不进眼里。

小说《皇叔的心肝:嫡长女她重生了》 第十三章 不要脸的孟青瑶 试读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