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无书
百事荒废

《厉总,夫人她罪不至死》全集免费在线阅读(沈知初厉景深)

文章目录

《厉总,夫人她罪不至死》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沈知初厉景深的小说叫《厉总,夫人她罪不至死》,它的作者是笙笙不息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看着沈知初一个人走了过来,刚还犹豫的记者全都冲了上去,举着话筒问这各种刁钻的问题。沈知初瘦小的身躯夹在人群里,她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不断的推搡,拥挤,拉扯,生病发烧的大脑本就不灵活,面对这些人犀利的目光和…

《厉总,夫人她罪不至死》 第15章 所有的不期而遇都是她蓄谋已久 免费试读

看着沈知初一个人走了过来,刚还犹豫的记者全都冲了上去,举着话筒问这各种刁钻的问题。

沈知初瘦小的身躯夹在人群里,她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不断的推搡,拥挤,拉扯,生病发烧的大脑本就不灵活,面对这些人犀利的目光和问题,她有种被生吞活剥的错觉。

混乱中只听到一声“嘭!”不知是谁的摄影机撞到了沈知初的额头,尖锐的边缘擦过皮肉,裂出一条小口。

鲜红的血顺着额头淌进眼睛,视线内一片血红,因为刺眼沈知初不得不闭上眼睛,等适应过眼睛的刺激后她才睁开眼。

面前的记者像是没看到她受伤,还在一个劲的往上凑,其中一个记者举着话筒问了句毫不相关的话:“沈小姐,听说厉先生四年前原本有个未婚妻的,是你的插入分开了他们,请问这是否属实?”

记者话音刚落周围一片哗然,沈知初和厉景深结婚四年来从未同镜过,所有人都在猜测俩人是因为联姻才感情不和的,却没想到这里面竟然是这么大的一个猛料。

沈知初居然是小三?小三可是“不得好死”的存在啊。

沈知初伸手擦掉额头上的血,瘦成巴掌大的小脸对着那些镜头露出个灿烂的笑,嘴角上扬的笑意延展到目光确实冰冷一片,有些狰狞。

沈知初一切细小的举动在记者面前都会无限变大,不说话就代表默认,笑了就是嘲讽不尊重别人,典型的不要脸。

就在他们还要继续追问的时候,沈知初蓦地站在一个空地上,膝盖一曲跪了下去,她依旧挺直着背脊,仿佛什么都压不垮她。

记者们一怔,随即沸腾起来,沈家大家姐沈知初居然在摄像机前下跪了!

于是各种各样的热度标题层出不穷的出现在各大平台网络上

——沈知初下跪试图挽回丈夫,向原配道歉。

——沈知初替“杀人犯”父亲忏悔下跪。

——沈家大小姐居然是小三?当街下跪求原谅。

……

摄影机全都对准了她,把她下跪的样子拍下来。

“沈小姐,如今沈氏正面临破产,厉先生会和你离婚吗?”记者又问出一个犀利的问题。

闪光灯聚焦在沈知初脸上,试图将她细微的表情捕捉到,可对准了好半天,沈知初始终面无表情。

周围人声鼎沸,沈知初目光空洞,孤寂感从四面八方涌来,像是要将她给吞噬。

头顶上的乌云越来越厚重,随时要塌下来一般,几声闷雷后,风云四起,豆大的雨珠砸在沈知初鼻尖上,羽睫微颤。

摄像师一看天下雨了,立即将机器收回,记者也陆续离开找了个地方遮雨,唯有沈知初还跪在原地。

大雨淋湿了她的脸,身上的衣服被水打湿紧贴在身上,很冷,似是穿过皮层入了骨髓,就连灵魂都在战栗。

厉景深就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看着她像个木偶跪在雨幕中,赵钱带着保镖过来时人已经散的差不多了。

保镖围成一个圈将沈知初包围在里面不让围观群众靠近。

赵钱不明真相,砸了下舌,站在厉景深身旁问了句:“沈小姐怎么跪着?这跪多久啊?”

“不多,半小时。”

赵钱眼神瞟过去,看来是厉景深让跪的,为了什么下跪不得而知。

厉景深说跪半个小时那就是半个小时,少一秒都不行,赵钱看着路中间的女人,忽然觉得挺可怜的。

死者家属不知道从哪知道沈知初跪在这里,一群人不顾大雨纷纷跑过来,将手里准备已久的垃圾朝着她砸去。

一个绿色易拉罐直接砸在沈知初额头上的伤口上,泛黄的液体顺着她血糊满整张脸。

空气凝固几秒后,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人群里尖锐地传来。

“沈知初你爸该死!你也不是个好东西!你们一家都是蝗虫!人渣!”

“是啊,父亲摊上事了居然消失四天和男人谈情说爱。”

“沈家没有一个好东西,沈昌南死了也是为民除害,害了这么多个家庭。”

“砸!反正没人管,往她脸上砸叫她不要脸!”

“……”

一时间周围的气氛沸腾起来,手里不管拿着什么东西都往沈知初方向砸,挡在沈知初面前的保镖都遭了秧,皱紧眉头不敢动。

此时的沈知初就像一只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抗在她肩上的尊严正在一点一点的粉碎。

周围一片混乱,沈知初消瘦的身躯左右摇晃着,好疼啊……头痛,胃痛,肚子痛,膝盖也痛……身体没有哪个地方是不难受的。

沈知初眼神依旧空洞,藕青色的唇瓣紧紧抿着,她吸了吸鼻,一口寒气入了胸腔,挺直的背脊逐渐控制不住的弯了下去……

厉景深蹙眉,深邃的双眼如滴了两滴墨漆黑一片,没人能看懂他的心思,身旁的赵钱小心翼翼地问了句:“厉总,需要上去帮忙吗?”

这雨实在是下的太大,刚还平敞的地面现在全是水坑,雨点砸落,溅起一片涟漪,赵钱看着跪在地上的沈知初就觉得身上凉嗖嗖的。

厉景深抿紧薄唇没出声,视线扫过去,他感觉沈知初好像哭了,对于她的眼泪,他一向不屑一顾,可今天不知怎么的心情跟天上的雨一般,七零八落。

厉景深看了一眼腕表,半个小时到了,不多不少,他伸出手:“伞给我。”

赵钱愣了一下赶紧把手中的雨伞撑开递过去。

厉景深撑着伞缓步走向雨中,石子儿大的雨落在伞上哒哒作响,与生俱来的气质,引得路人频频回眸。

他站在沈知初跟前举着伞给她遮雨,此时的沈知初才有轻微的反应,她抬头专注地盯着厉景深,像是透过他在看另一个人。

俩人就这么对望,一人站着,一人跪着,她卑贱如泥,厉景深高高在上。

雨水淌进眼睛搅和一下后变得炙热滚烫,沈知初颤着嗓音,沙哑问道:“时间到了吗?”

“到了,你可以起来了。”

沈知初没动,不是她不想起来而是起不来,她身子本就虚弱,被关了四天还在这大雨中跪了半个小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膝盖寒气入侵,像是跪在针板上,扎在骨头缝里,她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轻轻一下险些把血咳出来。

“厉景深我们认识多少年了?”

厉景深有些怀疑沈知初是不是把脑子冻坏了,怎么忽然问起这个问题来,不过他还是回答了:“六年。”

沈知初摇头,莫名奇妙的来了一句,“不是六年,是十六年。”

那年春日温风里,她什么都没想,只想好好记住他去爱他,一想便想了整整十六年。

无论是六年前相遇,还是四年前逼他结婚,都是她蓄谋十年得来的。

只是她算好了开始,却没想到收尾,六年前的她怕是做梦都没想到,厉景深能对她这么狠。

小说《厉总,夫人她罪不至死》 第15章 所有的不期而遇都是她蓄谋已久 试读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