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无书
百事荒废

亿万前妻:厉少请自重苏酒厉景御小说免费试读

文章目录

《亿万前妻:厉少请自重》 小说介绍

主角叫苏酒厉景御的小说是《亿万前妻:厉少请自重》,本小说的作者是月蓝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老黄呆滞地看着厉景御的脸,不知道这男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时间到了。”厉景御垂眸瞥了一眼手腕上的钢表,目光森冷,“凌远,拖下去,阉了。”老黄的瞳孔骤然放大!他惊恐地看着厉景御的脸,然后转过身,开始疯狂…

《亿万前妻:厉少请自重》 第9章 我愿意和他们断绝关系 免费试读

老黄呆滞地看着厉景御的脸,不知道这男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时间到了。”

厉景御垂眸瞥了一眼手腕上的钢表,目光森冷,“凌远,拖下去,阉了。”

老黄的瞳孔骤然放大!

他惊恐地看着厉景御的脸,然后转过身,开始疯狂地撕扯着苏酒的衣服,“厉先生,我明白了,你就是让我在你面前上她对吧!?”

“我可以的,我现在就上给你看!”

“砰——”

老黄还没来得及撕开苏酒的衣服,凌远直接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厉景御淡淡地勾了勾唇,“给过你机会,你没珍惜。”

他的声音阴测测地,比寒冬还让人胆寒:“超出我规定的时间,还敢碰我的女人,手不要了?”

话音落下,凌远直接一脚狠狠地踩在老黄刚刚撕扯过苏酒衣服的手。

“嗷——!”

男人的嚎叫声响彻了整个走廊。

看着凌远拖着老黄离开的背影,苏酒浑身无力地滑跌在地上,瘫倒在了地上。

“向南。”

厉景御微微地眯了眯眸,淡声道,“你跟大家先去谈合约,我有些事要处理。”

很快,走廊里就只剩下了苏酒和厉景御两个人。

无力地瘫坐在地上,苏酒看到男人那双尊贵的手工皮鞋缓缓地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停住。

厉景御俯下身,居高临下地用手抬起苏酒的下颌,深冷尊贵的目光俯视着她的脸,“今天是第几次?”

苏酒看着他冰寒的双眸,抿唇,“什么第几次。”

“是第几次和这种男人玩这样的游戏?”

他的声音冰冷地像是能渗出冰碴来,“苏酒,我还不知道,你居然还有这种本事。”

以前的她口口声声她爱他,她喜欢他,她这辈子非他不可。

可是结果呢?

嘴巴说着爱他,但身体却放荡不堪,甚至愿意和那种男人做那种不知廉耻的游戏?

“你就这么饥不择食?”

他盯着她的眸,眼里带着三分嘲讽七分愤怒。

苏酒看着他的脸,没说话。

“看来厉太太对我还是很不满意。”

男人盯着她的脸,半晌,冷肆地笑了起来。

下一秒,他直接拎着苏酒的双臂,将她从地上拉起来,直接拎着她的衣领,拖着她向外走去。

苏酒像是一个物件一样被他拎着出了会所,上了车,回了家。

最后,男人将她扔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她的衣服被扔得到处都是。

他咬着她的锁骨,不停地逼问她,“苏酒,今天晚上的男人是第几个?”

“你背着我做这种事情多久了!?”

“我还是满足不了你,是么?”

“是我不能满足你,还是你天生犯贱?”

苏酒疼得说不出话来。

最后,她愤怒地咬着他的肩膀,“只有你一个!”

“从始至终只有你一个,行了吧!”

他说得对,她就是犯贱!

犯贱才会这么多年只爱着他一个人,就是犯贱才会为他着想,不告诉他苏薇薰的下落!

她咎由自取,她活该!

男人眯了眯眸,唇边扬起一抹冷笑来,“你最好没有撒谎。”

一整晚的荒糜。

凌晨的时候,厉景御终于放开了苏酒,去了洗手间。

躺在床上,苏酒呆滞地看着天花板,听着浴室里面哗啦啦的水声,唇边扯出了一抹苦涩的弧度。

厉景御总是这样。

每次他在她这里做完了,都要花很长的时间洗澡,似乎她是他沾染的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他曾经说过,不希望身上染了她这种人的气味。

但是她身上,却全都是他的痕迹。

女人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过了很久,浴室里面的水声终于停下了。

男人裹着浴巾从浴室里面出来。

米白色的灯光下,他身上的腹肌格外地迷人。

他出来之后并没有急着走,而是从床头柜里面翻出了一个药盒,朝着苏酒甩了过去,“吃。”

盒子尖锐的棱角划过苏酒**的肌肤,留下一道白色的划痕。

她苦笑着将盒子里的药瓶拿出来,犹豫了一下,才默默地开了口,“我昨天才知道,妈把药盒里面的药全都换成了维生素。”

正在扣衬衫扣子的男人微微地皱了眉,“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他动作优雅地系着领带,“检查完再买一盒回来,换到维生素的瓶子里面。”

男人的话,让苏酒的心里微微地紧了紧。

半晌,她抬起头来,看着厉景御的脸,“如果明天检查结果出来,我怀孕了呢?”

“打掉。”

男人声音冷漠,几乎没有一刻的犹豫,“我不需要孩子,更不需要你生下来的孩子。”

说完,他转身就走。

苏酒的心脏像是被针扎着一样地难受。

半晌,她苦笑了一声,再次喊住他,“厉景御。”

男人的身子微微的顿了顿,“还有事?”

“有。”

苏酒深呼了一口气,抿唇,“今天我妈妈给我打电话,说我爸爸住院那里又没有住院费了。”

“你能不能……”

“不能。”

男人冷漠地吐出着这两个字来。

苏酒咬唇,“可是他们也是姐姐的父母……”

“姐姐?姐姐的父母?”

厉景御笑了,笑得嘲讽又冰冷,“苏酒,你还记得薰薰是你姐姐?”

“按理说,苏家的夫妇,是薰薰的亲生父母,我应该照顾的。”

“但是。”

男人看着苏酒,目光陡然冷了起来,“他们在薰薰死后没有和你断绝关系。”

“单凭这一点,我就没有理由管他们。”

“那如果我和他们断绝关系呢?”

苏酒抿唇,抬起头,认真地看着他,“我可以好他们断绝关系。”

小说《亿万前妻:厉少请自重》 第9章 我愿意和他们断绝关系 试读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