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无书
百事荒废

张天锐柳诗颖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张天锐柳诗颖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文章目录

《战帅无双》 小说介绍

主角叫张天锐柳诗颖的小说叫做《战帅无双》,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万里天鹏创作的都市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这么灭了沈家,太便宜他们了。”张天锐声音一冷:“我要让沈方两家的人在恐惧中慢慢死去。”“还有,当年的事我一直怀疑一个问题。”张天锐突然眉头拧起:“我爸手里的传家宝他视若生命,如果不是临死前那个晚上他…

《战帅无双》 第7章 摔子之仇,辱妻之恨 免费试读

“这么灭了沈家,太便宜他们了。”张天锐声音一冷:“我要让沈方两家的人在恐惧中慢慢死去。”

“还有,当年的事我一直怀疑一个问题。”张天锐突然眉头拧起:“我爸手里的传家宝他视若生命,如果不是临死前那个晚上他自言自语地说出来,连我都不知道。沈方两家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张天锐的话提醒了幽影。

这话的意思,六年前的事沈方两家有幕后黑手在操控。

“那宝贝,不是沈方两家能吞得下去的。”张天锐又补充了一句。

幽影愣了一下,很快醒悟:“明白了,我马上去查。”

“还有一事。”张天锐轻轻做了一个呼吸:“六年前,诗颖将我救出来后,为了躲避沈方两家藏身于落霞区的棚户区里。沈方两家的人都以为本帅在大火中已经化为灰烬了。”

“可是,后来诗颖不但被沈方两家人发现,还知道她生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这其中必有蹊跷。”

“诗颖现在的情况我不好多问,只有你去查一下,尤其那个敢摔我儿子的畜生,以及当时在场的人,必须一个不漏地查出来。”

张天锐声音豁然一沉,身上有寒意滚滚:“听着,无论查到是谁,有一个算一个,一个不留!”

摔子之仇,辱妻之恨。

张天锐岂能放过。

“是。”幽影一躬身,携带冰冷的寒意闪身离去。

“虎山。”张天锐看着幽影离去后,喊了一声。

“到。”身后,虎山紧急闪过来。

“沈昆那牲口死了没有?”张天锐满脸冰霜地问。

“没那么容易让他死,活着呢。”虎山语气带着愤怒:“侮辱少夫人和少主,岂能让他这么痛快死掉。”

“去会会那牲口。”张天锐喝令。

“额……。”虎山却是犹豫了一下:“主帅,您昨晚一夜没休息好,要不先休息一会……。”

“少啰嗦,带路。”张天锐声音一沉。

虎山心头一颤,不敢再废话,立即前面带路。

数分钟后,张天锐和虎山到了一个狗窝前。

这别墅设施齐全,狗窝、猪圈、鸟巢等等一应齐全,目的就是给入住的主人养狗和养猪取乐或打发无聊时间之用。

狗窝不大不小,刚好装下一个人。

曾经风光无限的沈昆沈大少,此刻被关在狗窝里,脖子上牵着狗链,面前有一盆黑乎乎的狗食。

他虐待柳诗颖的那一套,虎山全部照搬到了他身上。

这就叫做以牙还牙,报应不爽。

被张天锐撕掉的右臂虎山已经让人包扎了伤口,暂时还不能让他死。

这会,沈昆卷缩在狭窄的狗窝里,饥肠辘辘。

面前虽然摆放着一盆狗食,堂堂沈大少怎么能吃这种东西,打死也不吃。

当张天锐和虎山走过来时,他猛地抬起头。

即便是现在,他都还有些难以置信,眼前这个人真是张天锐吗?

“张,张天锐?”沈昆朝张天锐发出声音,眼里充满怨毒。

张天锐走至跟前,冰冷的目光俯视狗窝里的人,犹如看一个死人:“知道你为什么还活着吗?”

“我当然知道,因为你不敢杀我!”沈昆咬着牙,面目狰狞:“张天锐,六年不见,你特么牛逼了啊,这是老子没想到的。但那又如何,你再牛能牛得过我沈家吗?”

“我沈家现在是平州的顶级家族,弄死我,你特么也别想活,识相的话,马上放了老子,否则,我沈家的报复让你**,哈哈……!”

沈昆有实力雄厚的沈家做后盾,而且张天锐没有第一时间干掉他,以为张天锐是顾忌沈家的势力。

所以此刻是有恃无恐,更加的猖狂。

“放他出来。”张天锐命令。

“是。”守在狗窝这里的两个下属上前,牵着铁链将沈昆拽出来。

“哈,张天锐啊张天锐,算你特么识相,现在怕了吧。”沈昆更加得意了:“终究是赘二代的窝囊废啊,老子几句话你就害怕得放人了。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我可以考虑留你一具全尸,你的老婆女儿我就给你当狗养着。”

“砰!”

一声巨响,一只大脚轰然落下。

“啊——!”惨叫声骤然而起,沈昆倒在地上,脸被一只大脚踩着使劲摩擦。

“咔嚓咔嚓……。”

这是脸皮和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毛骨悚然。

很快,沈昆那张脸便是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录像。”张天锐一边踩着沈昆的脸,一边吩咐。

“是。”虎山立马拿出手机打开摄像镜头,对准沈昆那张被脚踩着的脸拍摄。

堂堂沈家大少的脸被人踩在脚下摩擦,这不仅是对沈昆本人的巨大侮辱,同样是对整个沈家的侮辱和挑衅。

“啊……,呜呜呜……。”

沈昆在张天锐的脚下痛苦惨叫哀嚎。

一张脸被踩得已经变形,甚至可以听到骨头开裂的声音炸响。

当张天锐大脚收回时,沈昆的脸都是歪的了。

“啊……,啊……。”

惨叫声凄厉刺耳。

张天锐蹲下身,一把抓起沈昆的头发提起来,冰冷的声音道:“放人?你怕是在做梦,辱我妻儿,你现在该考虑的是怎样死得痛快些!”

“呼哧,呼哧……。”沈昆倒也是个狠人,他大口喘气,咬牙切齿:“张天锐,你特么别嚣张,我沈家是不会放过你的。有种你弄死老子,沈家不灭你全家,不,不灭你全族我跟你姓!”

“你对沈家很自信啊。”张天锐语气中带着戏谑,抬拍了拍沈昆皮开肉绽的脸:“我这人最喜欢打击人的自信,所以你放心,现在不会弄死你。我会让你好好看清楚,你沈家在张某面前其实就是垃圾。”

“哈哈……。”沈昆大笑:“你吹,你继续吹,我特么听着呢。”

“谁不知道你张天锐一个赘婿二代的废物啊。消失六年,有了点本事以为自己很牛逼了是吧,在我沈家面前你特么才是垃圾!有种,你就让沈家知道老子在你手里。”

“好,如你所愿。”张天锐冷笑:“我不但会通知你沈家,还会将你住狗窝吃狗食,以及刚才被踩在脚下摩擦的视频一起公之于众,让平州人见识一下你这位沈家大少此刻的风采。”

这话说出,沈昆的笑容凝固了,下一刻,疯狂的吼声炸响:“不——,张天锐,你不能这么做,**……!”

“砰!”

沈昆的脑袋被狠狠砸下,鲜血溅射。

叫声戛然而止,世界清静了。

张天锐用沈昆的衣服慢悠悠地擦干手上的血迹后站起,朝虎山吩咐:“我不想惊扰到诗颖和笑笑,换一个地方,然后通知沈家的人。”

虎山懂张天锐的意思:“明白,我来安排。”

小说《战帅无双》 第7章 摔子之仇,辱妻之恨 试读结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