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万物之逆旅,百代之过客(感谢自扰者忧天万赏)(1 / 2)

镇妖博物馆 阎ZK 3419 字 1个月前

记忆的恢复就像是传说中的黄粱一梦,曾经漫长的岁月,此刻想起,竟然如同一场幻梦,云烟消散,不过转瞬而已,在现代城市的小院落里,两位老人只是看到那模样年轻的博物馆住持剑恍惚了下,便没有了其他的异状。

周姓老者忍不住道:“三个,我只知道属镂剑曾杀死过伍子胥和文种,这第三个死在这剑下的,又是谁?”

卫渊答道:“是赵高。”

他将剑放下,回答道:“秦朝的中车府令,二世时期的丞相,最后就是握着这徐夫人剑去了斋宫,而后死在了属镂剑下。”

老道士和周姓老者都诧异。

周介夫挠了挠胡渣子,道:“这个说法倒是有些,额,有些新奇。”

“以前那些史书里也没说过赵高是拿着徐夫人剑进的斋宫,也没提子婴是用属镂剑杀死的赵高啊。”

卫渊随意回答道:“很简单,以赵高的奸诈心机,他怎么可能会自己手无兵器去见子婴?他本来就是想要把子婴引诱到宗庙里杀了,好投降诸侯,现在不过是把地方换了换,从宗庙里杀,变成在斋宫杀。”

“从赵高的立场来看,没什么不同。”

“而若要杀秦王,所选择的兵器并没有多少,其中燕太子丹苦心求来的徐夫人剑,无疑是最好的一类,杀伤性足够,又足够隐蔽,毕竟秦汉之年的风气,赵高多少还在意些脸面。”

周介夫怔了下,道:“这样倒也是合理。”

他狐疑地看了一眼卫渊,道:“不过这事情没有记载在史书上,连野史上都没提了一句,卫渊馆主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这是我亲身经历过的。

子婴,赵高,韩谈,一个个,都曾经鲜活的人,他们打马从我眼前经过,与我为敌,与我为友,或者萍水相逢,然后各自奔向远处。

看来子婴信守契约,没有将那件事情流传下来。

天空中飞机飞过,声音有些低沉沉闷,像是来自于遥远的另一个世界。

夏末的沉闷天气里,绿叶都有些无精打采,外面的小道上,有孩子举着冰棍撒欢地跑过。

而年轻的博物馆主回过神来,微笑道:

“只是偶尔听说过这种说法。”

“可能只是传闻,也可能是后人的臆想猜测。”

“姑且当一个故事听听就是了。”

周介夫恍然,以为这是年轻人想要证明自己有学识才说了个谁都不知道的传闻,结果被捅破了,不大好下场,他也没有再提,只是颇为赞同地附和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徐夫人剑这种弑君之剑,和属镂这样的诛臣之剑,在秦末的斋宫里一场比斗,倒确实是很有那种传说故事的味道了,要是编成话本之类的,应该也能挣上一笔。”

卫渊笑道:“可能我就是从哪里听了段评书,然后记下来了。”

他把属缕剑放下。

长剑在鞘中低鸣,其音肃杀清越。

老道士突得询问道:“卫馆主,似乎很熟悉这一把剑。”

“刚刚我看到你握住剑的时候,这把剑都像是活过来了似的,倒是一点都不像是古物了。”

卫渊笑着道:“我毕竟开了家博物馆,对这些古物多少有点心得。”

周介夫满脸羡慕,啧啧称赞,显然他也想要有这种法子。

几人揭过了这个话题,又聊了一会儿,卫渊就主动告辞了,老道士还有事得在这儿待一会儿,说让张浩过来接,卫渊摆了摆手道:“也不用麻烦了,路也不算太远,走走就回去了。”

周介夫和老道士把卫渊送出去。

老道士看着那柄留下来的属缕剑,有些恍惚。

周介夫肩膀撞了撞好友,道:“想什么呢?”

老道士回过神来,道:“我在想,卫馆主说的事情,或许是真的……”

“他能轻易掌控这把属缕剑,足可以见到他对这把剑很熟悉。”

周介夫忍不住笑出声来,道:“那绝不可能。”

他弹了弹剑锋,自信道:

“这把剑可是才挖掘出来没有多久的,和徐夫人剑一起放在秦墓里,这就说明,这把剑埋在地下多少年没有出过土,后世的人根本不会知道这剑最后的经历,更不可能有人在我们之前接触过这把剑了。”

“他说的事情,就跟他自己说的那样,当做个故事听听也就得了,我想着,那也不过是有人把这种名剑和一些历史上的事情联系起来,当做话本之类的事情,这很正常。”

“再说剑的缘故,可能是家传渊源,可能是剑法高超。”

“总之这剑自发现墓葬,到出土送到我这儿来,可是一条龙服务,没让人再碰过,还熟悉,难不成他是在这把剑下葬之前就碰过了?哈哈哈,我看你啊,是修道修得脑壳儿出问题了。”

周介夫最后玩笑了一句,又正色道:“对了,你得来帮个忙。”

“这东西今天还得送回去一趟,再做些鉴定研究。”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