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岁月已旧,英雄不归(感谢归兮不归盟主)(1 / 2)

镇妖博物馆 阎ZK 3620 字 2个月前

这是冠绝一整个时代,最伟大的英雄,他是鞭笞天下的君王,这样的人愿意和你共享他的梦,还有什么可犹豫的?作为大秦锐士的一员,少年几乎觉得自己的血脉都在燃烧起来。

卫渊的意识再度潜藏于后,和记忆中的少年融合。

但是他终于知道曾经的自己为何会不惜一切代价,诛杀霸王。

原来如此,换谁来都是一样的吧。

他想。

少年如同出征之前的战士,半跪在地,右手叩击心口,千言万语,最终只是沉声低喝,道:

“诺!”

少年行礼,起身后,始皇帝书一道手令,道:

“去挑选你要带走的精锐吧。”

“是。”

少年复又一礼,这才缓步退后,走出了这短暂的行宫,外出的时候,看到宫殿门口,垂首而立的高大男子,少年渊本来纤长的眸子微敛,缓缓开口道:“中书府令……”

面白无须的青年微笑道:“恭祝执戟郎。”

少年脚步顿住,他注视着这名为赵高的男人。

后者不像是个宦官,说是出身卑微,母亲犯罪受刑,送入隐宫,但是卑微之人,怎么可能文武双全,又通晓法家学说,秦律秦法,朝堂之上,罕有人能超乎其右者,其大篆书亦是冠绝一时,能于李斯匹敌。

陛下不在意出身,天下英才都可运用,但是他不能不在意。

王强大,睥睨,有吞吐天下的气魄,但是这也可能是危险的源头。

往日赵高就是他的重点关注对象。

但是现在不行,等到东渡的准备做好,他就要离开这里,远离大秦十年之久,少年铁鹰锐士心中甚至于浮现一个危险的念头,是否在离去前将这危险的男人诛杀,但是他对于大秦对于始皇帝的忠勇不允许他这样做。

只是敛眸,轻声道:

“我有一言,陛下起居,还请中书府令多多关照看顾,若是我回来的时候,陛下有恙,哪怕只是一根汗毛,渊必讨回;彼时阁下纵是远遁万里,渊,亦将诛之。”

中书府令赵高微笑躬身,轻声道:

“不敢。”

“哼!”

少年不喜这白皙青年身上像是毒蛇一样的气息,在宫门外提起自己的秦剑,一身黑衣覆甲,大步离去,中书府令仍旧躬身,一黑一白衣袂豁然交错而过,在这玉阶上分开,直到少年走远,赵高方才缓缓抬眸,注视着那背影。

许久后,迈步走入宫殿。

他知道一切都瞒不过那位像是神灵的皇帝陛下。

但是始皇帝却并不在意。

在处理了几份公文之后,始皇帝随意道:“你拟制一份手令,自徐巿出海后,传播而出,告知天下术士,便说徐巿出海为不死草,朕欲在天下求不死药,炼气方士若是能做到,大大有赏。”

赵高讶异,道:“陛下……”

他踟躇道:“长生之说,不过妄言。”

始皇帝淡淡道:“朕自然知道,拟罢。”

赵高不敢违逆,躬身应诺,他在拟制的时候,突然明白那位始皇帝的想法,既然已经自号为始皇帝,欲求二世三世乃至于万世,毫无疑问,这位帝王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长生不死,长生之说,不过妄言。

那以妄言呈现帝王面前,那自然就是欺君惑国。

赵高心底悚然一惊,握笔的手掌微颤。

眸子垂地更低。

他意识到这是始皇帝给予方士一脉最后的机会。

如果无人揭榜,那么此事自然不会有什么后续,可一旦那些在各地的方士仍旧执迷不悟,说能长生不死,汇聚咸阳,那么恐怕等待他们的,并不是帝王的封赏,而是大秦黑冰台的铁鹰锐士,是焚毁典籍,自身被诛的下场。

前有徐巿出海,劳力劳财,这个时候张贴榜单,轻易就能将那些潜藏于神州的方士钓出来,比起费时费力的搜索,只不过需要一张榜文手令,随手为之,但是效果必然极佳。

赵高垂首,不敢看向旁边。

越是靠近始皇帝,他就越觉得皇帝的冰冷和可怕。

他高高在上,并不像是过往君王那样带着遮掩面容的冕旒。

但是却无一人能看清楚他。

………………

徐巿出海所需要的东西,还需要数日的准备。

这一段时间里,徐巿和渊仍旧追随着始皇帝的车驾,作为即将远离大秦的铁鹰锐士,这一段时间里,渊负责巡卫周围,一日路过山道时候,却未能发现,在远处道路上,一名身穿白衣的少年注视着帝王车驾,手指捏得发白。

这白衣少年转头看向旁边高大的力士,道:“有劳了。”

那力士抱拳道:“张公子且后退。”

少年道:“良可当不得公子。”

力士也只好不再这样称呼,只是觉得这些繁文缛节实在麻烦,况且,他和这少年不过是交钱出力的关系,公子之称也不过是因为对方确实是贵族之后罢了,既不喜欢,他也懒得多说。

当即只注视着前方,手中握持一柄粗壮巨大的铁锥,上面泛起流光,远远见得了黑旗招展,帝王车驾浩荡而来,气势磅礴,力士奋全身气力,双目瞪大。

少年低喝一声,道:“攻!”

力士怒喝,手中的巨大铁锥被抛掷出去,可是这仓海君费尽力气打造的诛杀君王的宝物,分明瞄准了始皇帝的车驾,在靠近的时候,整片空间都似乎凝滞,而后这铁锥的方位如同瞬间被调换,撞入了空无一人的马车。

真正的始皇帝御驾毫发无损。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