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不知何为长生长漂泊,不过复醒复做人间客(感谢Cz丶盟主)(1 / 2)

镇妖博物馆 阎ZK 4246 字 2个月前

来自于过往的真灵残留,从那九节杖上浮现,缓缓落入卫渊身上,在卧虎决之外,来自于大贤良师张角所传,最初,也是最纯粹的太平道道法重新汇聚,跨越漫长的岁月,化作了有别于卧虎的道行。

真灵散于大千,而食气者不死。

故而道行不灭。

卫渊原本第二层次的卧虎决在这一缕太平道嫡传道行的帮助下直接封顶,随时可能突破,然后又似乎经历过漫长岁月的打磨一样,逐渐稳定下来,没有丝毫的暴动。

他在九节杖前静坐了一天一夜。

才慢慢地收敛了那种悲怆的情绪,沉默许久,去搜出了太平道的传承。

突而发现,在这个时代已经没落消弭的太平道,在古代居然名列正统大道,最终成为列于神州道统,三洞四辅之一的太平部,是绝对的堂皇大道,未曾失传。

卫渊怔怔坐了许久,心中稍微有些宽慰,看来至少当初的自己终究没有让太平道失传,没有辜负大贤良师的嘱托,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传承,让其成为大道之一。

只是不知在宋朝发生了什么。

作为神州道藏,三洞四辅的太平部,在这个时期居然没落。

卫渊略有思虑,沉默许久,开始在手机上搜索广宗之战,打完这四个字以后,动作停滞了好一会儿,才按下了搜索键,现代科技作用之下,大批的资料被调动出来,摆放在他的面前,而其实大部分都是关于黄巾起义的资料。

关于广宗之战的部分很少。

只不过是黄巾军的末路。

卫渊看到在那广宗之战,黄巾战死三万余人,赴水而亡者五万余,人公将军张梁战死,冀州部,最初的黄巾消失。

之后,张宝所率黄巾军,战死十万众。

真正的黄巾消失了。

但是各地仍旧还有太平道弟子在孤军奋战。

也有诸多贼人借助黄巾之名烧杀劫掠。

在历史上只是一行行冰冷的文字,于他而言却是真正活过的人。

卫渊闭上眼睛。

三万人战死,那是殿后,而那赴水而亡的五万余人,那根本不是战士,而是家眷,是妻儿老小。

皇甫嵩……毫不留情。

卫渊好不容易才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但是当他低下头,看到那一行,广宗之战后,张角被破棺戮尸,运首回都,传首洛阳的时候,仍旧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刺痛搅动心脏。

翻涌滚动,口中甚至有血腥气浮现出来。

一种属于过往的悲怆痛苦。

原来真的有悲思过度而咳血伤神的事情。

而这个时候,卧虎腰牌突然鸣啸,缓缓亮起,而后九节杖上也有最后一缕一缕的真灵逸散出来,两件至宝交错,幻化出了最后的短暂画面——

曹孟德,曾为司隶校尉。

…………

唐周在张角死后终于安下心来,不知是否是愧疚,还是因为其他的缘故,在他得知当年把吃的分给自己,救下自己性命的少年道人已经死后,连张梁也被斩杀,就大醉了一场。

旋即有灵帝的诏令下来,张角罪大恶极,帝王要皇甫嵩将张角斩首。

把首级腌制,快马加鞭送往都城洛阳,传首千里。

汉军发现了张角的棺材,将其刨出来,要斩首,唐周听说之后,顾不得宿醉的头痛,急急赶过去,看守和负责这事情的,是那身穿红衣,一手马鞭,意气飞扬的青年,先前险些被箭矢贯穿额头的唐周心有余悸。

可是想到张角未死此心难安,他还是鼓起胆量,寒暄片刻,便即询问那青年道:“还不知那贼人张角的首级在哪里?”

红衣青年一手提着马鞭,指了指桌子上一个方盒,笑言道:

“不正在此处?”

唐周大喜,复又问道:“不知周可否一观贼首?”

红衣青年笑着抬手,道:“请。”

唐周趋身向前,先前尚且还有几分激动,可随着那盛放首级的木盒近在咫尺,心中又有些悲怆,回忆起了初见时候笑起来无害的少年道人,可最后那少年嘴角的微笑被舞女旋转的彩绸所替代,他手掌不再颤抖,打开了那个盒子。

木盒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唐周思绪凝滞——

首级呢?

还没有来得及会问,一道刀光炸起,旋即唐周只觉得脖子一痛,头颅跌落下来,恰好落在了那个盒子里,红衣青年将盒子合上,拍了拍身上血迹,嘲弄道:

“这便是首级了。”

“元让你出刀能不能不要如此粗蛮?”

持刀的青年只是咧了咧嘴。

红衣青年将盒子递给旁边的青年,不以为意,都是头颅,为了长时间保存,得要用石灰腌制,到时候谁都看不出有什么区别,虽然说张角不过是贼首,但是他还是觉得戮尸斩首这等事情有些不喜。

况且,陛下可未必关心这起义之人究竟长什么样子。

持刀青年道:“皇甫嵩将军说,此次大功要给卢尚书。”

“如此才能免去他的大罪,救他脱困,孟德你同意了?”

“自然同意。”

“……为何?现在天下人都想办法出头。”

红衣青年脸上意气飞扬,一手马鞭指向前方,大笑道:

“区区些许军功赏赐,若能换得皇甫嵩和卢植之情,岂不是大幸,况且,你我出身大族,不缺晋升之机,而今天下封闭,我所求者,乃大名也,岂封官鬻爵之事?!”

“千载之后,这名臣将校皆已亡去,不过一捧黄土,有谁记得?而世人称我,独称曹孟德!”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