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祭祀(感谢酷酷的皓的万赏)(1 / 2)

镇妖博物馆 阎ZK 2935 字 3个月前

特别行动组档案,编号三十五。

代号·祭。

你们听说过祭吗?

有这样的说法,千万不要住在新建的庙旁边。

不是寺庙,是那供奉着本地神的神庙啊。

庙里头有神仙,孤零零一个,庙建成以后,这个村子里一定会死上十个年纪轻轻的棒小伙子,都给带到庙里去了,去做什么?当然是给神仙做仆役,扛轿子。

这是地上的神庙神仙。

那水里的呢?

“现在算是好了,二十年,三十年前,修桥的时候,过江的时候,都得有祭的,怕冲撞了江老爷,打桥的时候,得用钻头钻孔,有的时候,现代那大钻头居然都能脱落了,你说奇怪不奇怪?而且死活拉不上来。”

“这个时候,得要有水鬼下去,那水性好的,不怕死的,捞上来。”

“你们现在叫什么工程潜水员,想着三十来年前,当时可就叫水鬼,水性都好,下去了一般是能上来的,再说他们腰上都有粗麻绳,能拉上来。”

“一般?你什么意思?”

“嘿嘿,一般的意思就是有二般啊,你看啊,当时那么大钻头,钻地的啊,十几个人拉都拉不下来,在水里都能脱落下来,就不奇怪吗?会不会是什么东西,我是说可能,可能是什么东西,把这个给悄悄解开了……”

“你们知道吗?钓鱼的时候能遇到那种凶狠的鱼,专门咬掉钩子上的饵料。”

“时间长了,就把来钓鱼的人当做送吃的了,那钻头有时候,就像是个鱼钩一样,只是鱼钩引来的鱼,钻头引来的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一般情况下,江里的东西不凶,给点糯米和酒也就过去了,可有的时候,实在没法子了,东西拉也拉不上来,走也走不开,就只能把水鬼腰上那粗麻绳割断了,一般来说,这钻头就能拉上来,桥也能修成,这个叫做生祭。”

“也有的时候,这过江江水又大又乱的,像是要把人给拍下水里去。”

“那时候,就也得要祭才行,糯米,酒水,还有,还有……”

“嘿嘿,两位知不知道,其实有点可惜的事情就是,生祭的时候,那些性子不好的水鬼可不是最好的选择,最好的选择其实是……嘿嘿,咯,哈哈哈……”

………………

日头刚出,阳光落在水面上。

将道袍换成了寻常衣服的张涛,和天师府在淮水这一代的师兄弟们乘坐观光用的船只,在淮水上巡视着,只是水面上难得平静,什么都没有,所以这一切就有些乏味无聊。

导致他们不得不来这一趟的缘由是因为师祖手机上的消息。

没有命令,是不能够调动属于天师道的势力的。

但是既然是当代天师的道友提及可能的隐患,还是会习惯性派几名菁英弟子过来,先进行提前的检视,如果确有问题,就会再度走天师道的程序,调动相对应的力量,解决其内部隐患。

但是现在,放眼望去一片的晴天,水波不兴,手中的八卦盘也没有察觉到丝毫的问题,显然没有什么邪祟,但是张涛不敢怠慢,他能从师兄弟中脱颖而出,得到真传,就是因为做正事的时候一丝不苟。

开船的老者和另外一名道士闲聊。

这船是沿着淮水的一个渔村里的,那儿的人淳朴老实,只靠着淮水吃饭,平时打打鱼,偶尔也载载客人,老人很有聊天的兴致,和他的师兄聊了好一会儿不见停下。

张涛则是不断借助法器勘测水面。

另外一名道士忍不住笑道:“师弟,这江面上一看就知道是没有丝毫邪佞邪气,你这样释放法术,难不成是打算把整个淮水水系都勘测一遍吗?你哪里有那么多的法力?”

张涛只是道:“职责所在。”

同时手指并指点在八卦盘上,再度起了一道符咒。

但是这一次法咒落下的时候,整个江面上却骤然出现波涛。

像是整个江面都涌动起来,平地起了风浪,先前还笑呵呵和他们闲聊的那船家面色一变,几乎是大步地跑到了船边,盯着起伏的江水,用力从船上取出了一个口袋。

里面是白生生的糯米,糯米撒到水里的时候,水面上的波涛稍微平和了些,可是很快就更加地剧烈起来,像是被激怒了一样。

老船家面色煞白,这一次把糯米全部都倒了进去。

又拿起旁边一瓶青绿色瓶子的二锅头,咕嘟咕嘟全部倒到江水里。

哗一下地跪在地上叩着头道:“淮渎爷,淮渎爷,您老大人有大量,小得好几辈在江水上讨生活,世世代代都没有违背过您的意思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