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靠谱的古代人(1 / 2)

镇妖博物馆 阎ZK 3805 字 3个月前

卫渊愕然看向天女,重复了一遍少女的话:

“现在睡?这里?”

天女点头,道:“如果是施加的方术咒术,那么现在入睡,或许还能察觉到些许蛛丝马迹,而后才能够确认你这梦究竟是来源于何处,又是否和那山君有联系。”

少女都这样说了,卫渊也只好躺在那沙发上,仰着头看着天花板,沙发没办法让他把整个身子都放下,小腿搭垂下来,穿着长裙衬衫,现代打扮的天女靠坐着藤椅,离他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

少女低下头翻看着放在膝盖上的书卷。

周围繁花簇拥,手指划过纸张的声音窸窸窣窣。

茶壶的壶嘴里白色的蒸汽升腾着。

呜呜——

有点像是小时候在外婆家里的样子。

卫渊心中慢慢平静下来,而后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

梦中的视线仍旧是昏沉的天空和大地,道观被一曾无法用肉眼辨别的浓雾所包裹起来,卫渊站在道观里,这类建筑的内部总是空旷而又高大,显得极为阴沉,石塑的神像披着金红色的布,坐在高处俯瞰着他,嘴角似乎带着一丝愕然的微笑。

或许它也没有想到,这个人在挣脱梦境之后居然还会回来。

卫渊注意到这一次自己似乎距离这神像更近了。

伴随着低沉的猛虎咆哮,整个道观再度变化做了那狰狞的猛虎头颅,要狠狠地撕咬下去,卫渊抬手,那柄惯用的八面汉剑出现在手中,抬手竭力横斩,可看着自己那不比猛虎獠牙大多少的长剑,委实是心头惨淡。

但是在这时候,卫渊听到了轻而细碎的声音。

是手指划过纸张时候的窸窣声响。

这个梦境就霎时间凝固,狰狞巨大的猛虎,森寒的牙齿,都仿佛褪去了色彩,整个天地变作了灰色,卫渊拔剑四顾,面上神色只是茫然,而后就看到抱着书卷的天女出现在了他的梦里。

天女迈步走到卫渊旁边,看着这一个真实的梦境,伸出手扫了扫,然后梦境霎时间化作飞灰,只剩下了一枚墨色为底的符箓,其中有如同鲜血的纹路,而在这一枚符箓被取出来之后,梦境也随之支离破碎。

卫渊慢慢睁开眼睛,看到花店的天花板。

旁边茶壶里,水才刚刚煮沸。

天女手中托举着一枚符箓,那符箓似乎是有灵性的活物,不断在左突右撞,尝试飞出去,却无论如何无法挣脱开少女手掌束缚,最后慢慢失去了法力和灵性,消失不见。

她看向卫渊:“是伯奇。”

“这个时代居然还有残留的大妖怪。”

卫渊疑惑道:“伯奇?”

天女想了想,道:

“伯奇食梦。”

“秦汉冬日之时常有大傩祭祀,当中有孩童所唱十二兽吃鬼歌,负责食梦的就是伯奇,既然是以梦为食的大妖,那么操控梦境,制造幻觉也是常有之理。”

“你什么时候和伯奇结下了死仇,让它在你身上留下烙印?”

卫渊正要摇头,却想到了怪力乱神图卷上,山君座下另外一位捧灯侍女,神色一凝,将这件事情和天女说了一遍,少女若有所思,道:

“如果说这样的话,就很有可能,伯奇是一整个妖怪种族,曾经被人类制服来吞噬梦中的恶鬼,山君是汉武帝时所封,那么有一只伯奇作为山君的属下也很正常。”

“可能是因为她和被你斩杀的画皮锦羽鸟感情颇深,因此会以梦来杀你,也或许是你先前斩杀山君肉身,不知不觉被留下了后手,是那位山君嘱意,让你不知不觉死在梦中。”

卫渊张了张口,再度认识到这些上古年间妖物的手段缜密,苦笑道:

“若我在梦中被那猛虎吞噬……”

天女道:“梦境和魂魄相关,你在梦境中不断死去,次数一旦变多,就会导致三魂七魄的溢散,魂魄死去而肉身还活着,先秦时候许多方术都是针对魂魄而不是肉身,就是因为不容易被追踪复仇。”

“这一枚烙印已被我驱除,但是你恐怕已被盯上。”

“如果那山君入世,应当会直接寻找到你,另外,人为地操控梦境属于双向的法术,那只伯奇刚刚从封印里挣脱出来,修为应该还没能恢复太多,你所见到的道观,可能代表着山君和伯奇现在正藏身于道观之内。”

“而且应当距离并不是极远。”

“否则她现在的法力应该做不到梦中施法。”

天女嗓音轻柔平缓,将那些卫渊所不知道的东西娓娓道来,那一个凶诡梦境的来源,缘由,以及隐患都解释地清楚,卫渊安下心来,又提了提手中的剑,剑身上再度多出一缕血痕,好奇道:“那这把剑是……”

天女伸出手指轻轻弹了下剑身,道:

“这把剑应该短时间内斩过不少的妖鬼吧?”

卫渊点头,循着记忆,一一数道:

“画皮,五猖鬼将,邪道妖人,鬼域鬼王,还有山君原本的肉身,我都是靠着这把剑走过来的。”

天女浮现一丝微笑,语气轻快和缓道:“那么就很正常了。”

“古时就有名剑通灵示警的事情,你这柄剑材质和铸造的手艺都很好,又跟着你斩杀过这些妖魔和大妖,剑身上汲取妖鬼煞气鲜血,应该已经自生灵性,卧虎传承当中应该有铸剑之法,你可以想办法将这把剑重铸。”

“先秦之时各国纷争,秦汉年间游侠之风甚浓,除去彼此斗剑的剑法,还有‘以剑遥击而中之’的法门,其中以鲁勾践为上,汉武时候淮南王客卿雷被都是其中翘楚,你可以尝试修行。”

“另外,你这柄断剑似乎是一阴灵寄魂之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