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且给他一剑!(感谢梨花看海棠的万赏)(1 / 2)

镇妖博物馆 阎ZK 3647 字 3个月前

今夜山上,那诸群鬼喧嚣不止,早有大坛大坛的美酒被抬了上来,众鬼喧嚣碰杯,喝了半晌,已经皆有了三分醉意,或者抓住个断头鬼,和它划拳;或者寻了个饿死鬼,与它拼酒,山腰之上,早已乱糟糟一片。

卫渊借着驱鬼之术,招来一身的鬼气缠身。

面色如常,混入了这一森罗鬼域。

这处鬼王大婚的所在,虽然喧嚣,但喧嚣之音中却又极为诡异,笑声或者尖利,或者诡魅,忽前忽后,让人毛骨悚然。

寻常人接亲大婚,都是用的颜色很正的大红灯笼,但是现在这里却点着了一盏一盏青色的油灯,散发出幽幽的青白色光芒,其中油脂发白烟,引得生人反胃恶臭,却令群鬼狂欢如醉酒。

大盘大盘的血肉美食放在桌上,地上,任由群鬼去取,妖鬼露出那尖牙撕咬,时而大口灌酒,时而放声大笑,有身上沾满水渍的桥女拍打青石,似在如人唱曲,唱至性起,婉转低吟:

“夫君也,且听我一言,夫妇年纪同饿死,不如妾向菜人市,得钱三千资夫归,一脔可以行一里,两肢先断挂屠店,徐割股腴持作汤,不令命绝要鲜肉,片片看入饥人腹,寄语路人休掩鼻,活人哪如死人香?”

音调低吟诡异,词句森然,叫人背后发凉,众鬼群妖却是听得行起,纷纷叫好。

幽影婆娑。

鬼气森森,好一处幽冥盛景!

卫渊忍住拔剑把此地尽数荡平的冲动,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阴鬼游魂,一枯瘦鬼物见卫渊手中无酒,半醉笑着端起酒坛凑过来,打着酒隔儿道:

“咦?你不喝酒吃肉,且要去哪里?来吃来吃!”

卫渊只推脱道:“要留出肚子,吃待会儿的主菜。”

鬼物一怔,恍然笑道:“哈哈,原来你是等着山下面那几十个生人啊,好眼光,好胃口,不过这明日才是大婚,今天只是接亲,那些个生人主菜得要明日才能一尝味道啊,你怕是要饿一日功夫。”

卫渊眼底转冷,却只如常笑道:

“只消想到那些生人,如何还能吃得下其他?”

鬼物颇为认可地点头道:“确实如此。”

卫渊还要往上走,那鬼瞅了瞅他,突地道:

“这老兄,你上山难不成是要去看天女大人?”

卫渊面色不变,呵呵笑道:“这明日就是大婚,这不是想要凑上去看看,天女到底是和人间女人有什么不一样么?”

“不要看我,你难道就不好奇?”

那鬼听了先是点头,又连连摇头,道:“我且劝你还是死了这一条心,天女虽然香气诱人,可却不好凑过去啊,这些时日多少个兄弟想去闻一闻肉味儿,都给那清气打得魂飞魄散,你去了不也是这么个下场?”

“眼见着这时候,你可勿要去找死。”

这鬼物半醉之时,才劝了几句,就见到那‘鬼’已经走得远了。

索性也不在意,又灌了两口酒,拉着周围几个熟悉的鬼物,说着又有哪个小鬼贼心不死,想要去瞅瞅天女模样了,众鬼群妖便是哈哈大笑,彼此劝酒,猜着那不知死活的家伙何时灰飞烟灭,并不放在心上。

………………

卫渊很快摸到了地方。

是一座木质的阁楼,周围竟无看守,不过想想也能知道,阁楼附近永远弥散着一股清气,和鬼气对抗,就是有鬼胆大包天想要进去,也会被清气搅地烟消云散。

长此以往,鬼王对这地方的防备反倒不那么放在心上。

只是眼下所见,鬼气不断升腾翻涌,向前逼迫,反倒让清气不断内缩,已经维持不住最初的抗衡局势。

卫渊靠近之后,反手取出腰牌,隐隐低沉虎啸。

也不需言语,阁楼内天女已察觉到了他已经到来,笼罩着阁楼的清气出现一条道路,卫渊便闪身进去,进入同时,解除驱鬼,令那一道趋势的鬼气在这清气下溃散。

山下群鬼感知到了清气波动,然后就是一股鬼气散去。

皆是大笑。

“又有不知死活的家伙去了。”

“哈哈,不管他,这种蠢货这几日多的是,喝酒喝酒。”

………………

卫渊眼前的视野微亮了下,然后就恢复正常。

已进了一间古色古香的阁楼之中,屋子里应有尽有,素净雅致,一侧还有一个木箱子,里面放着红色嫁衣,显然未曾动过,而一身白衣的天女神色浅淡,坐于蒲团之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