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冤屈(1 / 2)

镇妖博物馆 阎ZK 4378 字 4个月前

陶思文拉着自己的闺蜜从博物馆里快步走了出来。

那高挑女孩见好友真的有些恼了,也连忙一阵讨饶玩笑,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陶思文本来有些不开心,也实在是拿这闺蜜没辙,也只能叹息一声原谅她,看了看手里的黄符,本来想要扔掉,却又觉得这种东西随意乱丢好像不大好,就只好先收起来。

天刚黑,现代都市里,正是热闹起来的时候。

人们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城市的气氛也更加轻松一些。

陶思文两人在街上逛了两个多小时,一边逛街散步,一边吃了不少的小吃,本来就是现代人,加上年纪不大,那种神神鬼鬼的故事,一时间就被抛到了脑后,至于卫渊的劝告,也下意识当做了揽生意的手段。

就像是村子里那些算命的大爷,见面总要说你如何如何流年不利。

要不然生意怎么开张?

因为自己家里稍微离得远些,陶思文和闺蜜在九点左右的时候分开,然后各自回家,坐十一路公交车的话,下车以后,只要再走一小段路就可以,在公交车上,陶思文打开手机看了一会儿电影,也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

等到下了车,一个人走在路上,刚刚和朋友玩闹的兴奋,还有电影剧情对于情感的刺激渐渐地微弱下来,才开始觉得有些异样,周围一片安静死寂,只能听到风吹树叶的声音,和自己的脚步声。

踏,踏,踏……

陶思文心里慢慢有些害怕。

突兀地便想起了今天那博物馆馆主说的话。

‘……最近还请不要一个人独处,若是不得已走夜路的时候,千万记住,不要回头看。’

明明刚刚还不在意,可这个时候,记忆画面却怎么也忘不掉,当时从窗户里照进去的昏黄阳光,馆主温和劝诫的样子,还有那脱落漆皮的老木架,突然就鲜明起来。

呼,都是假的,假的。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神神鬼鬼的?

虽然心里还是这样想着,但是陶思文还是忍不住加快了脚步,恨不得立刻回家,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去,走了差不多一百米,她突然看到前面似乎站着个人,下意识放慢了脚步。

那是个女人,穿着一身白衣服,夜色里轻飘飘地让人看了心里不舒服。

陶思文稍微绕开一点,继续往前走。

走的时候,身子紧紧绷着,像是碰一下就会跳起来一样。

当走过那女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时候,才稍微松了口气,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出了满身冷汗,但是无论如何,她就像是度过了某个难关一样,脚步稍微轻快了些,心里嘀咕着自己这又是在自己吓唬自己。

可才走了五十米,她随意一看,看到前面一抹白影,脸色一下煞白。

还是那个女人。

穿着白衣服,眼睛麻木,转也不转地盯着前面。

陶思文大脑一瞬失去思考的能力,只是觉得自己手脚冰冷。

猛地低下头,脚步加快往前走。

当第三次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只不过走了不到二十米,感觉这个时候如果回头去看,还能看到背后二十米那里还站着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陶思文身子微微发抖,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转过头去看的急迫想法,但是死死牢记住了今天那馆主说的话,不肯回头。

她几乎是脚步发软地走过第三个女人。

走过去的时候,眼里早就是泪水,心理几乎因为恐惧有些快要崩溃了。

来人啊。

什么人都好。

救救我,救救我……

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在后面远远传过来:

“思文,思文你等等我,等等我啊。”

“我想了想,还是我送你回家吧……”

是彤彤!

她想到那个高挑热情的女生,几乎要喜极而泣,当场哭出来,然后不假思索地转过头去。

对上一张死寂冰冷的脸。

……………………

化身为鬼的董雨冰冷地看着自己的猎物。

白皙,年轻,清秀好看,而且单纯。

就像是那个时候的自己一样。

她想要先得到自己的‘皮囊’,再回去复仇,原本的身体摔下了山,已经不能再用了,一个新的身体是必要的,她看着那张脸,眼睛里面满是贪欲和凶悍的戾气,手中短刀已经接触到女生的眉心。

就要下刀的时候,突然那女孩子终于心理崩溃,坐倒在地上,发出微弱的哭声来:

“爸,妈,救我啊……”

“呜呜呜呜……”

董雨的动作突然凝滞住,身为人时的记忆浮现脑海。

‘妈,我自己一个人也能照顾好自己。’

‘哎呀,您就别担心了……’

‘等着今年我回去看您和我爸啊,挂了啊。’

董雨已经鬼化的脸上出现扭曲挣扎的神色。

这是我的皮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