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饿鬼(1 / 2)

镇妖博物馆 阎ZK 4154 字 4个月前

司隶校尉的声音消失。

需要调用修月人来传递给后来者的教训已经说完。

卫渊则略略失神,旋即立刻有一种紧绷的感觉。

画皮之祸,让至少上百人血肉被吞噬,变成了空空荡荡的人皮!

这还是在有修士活动的古代。

而若是这样的妖物在神秘消失了很久的现代肆意活动,肯定会造成远超过那个时代的威胁,就在此刻,卫渊突然惊觉,眼前先前相较于他的存在显得疏离不真实的街道,地面突然变得真实。

他出现在了刘家宅邸门口。

前面是眉眼一如当年的田氏女,是貌似天真的小童。

背后是上百之数的画皮奴。

如果刚刚卫渊只是过客和看客,周围如一副画卷,那么现在他也已进入画。

卫渊环顾周围,感觉到那种清晰的敌意,叹息一声,拔出剑来。

月露留影,须弥幻境,既然有这种好用的东西,司隶校尉显然不会浪费。

传递给晚辈经验之余,增加一翻血战的经历,不也一桩美事?

只是前辈的好心,对卫渊来说就有点不那么回事了,大概历史上叱咤风云,压得怪力乱神喘不过气的司隶校尉们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连缉妖直使都不如的后人得了卧虎腰牌罢。

面对着这两头画皮,上百画皮奴的豪华阵容,卫渊掌中八面汉剑猛地横斩,身子则是狼狈往后翻滚,起身时候剑刃横着乱斩,所谓滚地刀的手法,一双眼睛则是快速扫过环境,寻找退后位置。

这段时间他常常驱使戚家军军魂,想要将后者生死血战的经验学到手,虽然还比不上对方,但是也学了不少,至少扔到古代战场上,不大倒霉的情况下能活着回来。

以一敌多,在战场之上是绝对的不智之举。

控制节奏,拉开距离。

注意背后,不要让对方有包围的机会。

可以面对复数敌人,但是尽可能规避被同时攻击的劣势。

一个个原本只是文字的经验迅速在实战中被验证,手里的八面汉剑也越发凌厉简练,卫渊心里还感叹一句,幸亏这月露留影当中的对手都是人形妖物,否则老兵在战场上和人厮杀的技巧未必有用。

在不断快速移动,边战边退的手段下,卫渊在包围中斩杀三名画皮奴,斩伤了多少他也不记得,只是那些画皮奴如同傀儡,不知痛苦,只是向他攻击,最后卫渊还是被压住手脚,挣脱佩剑。

卫渊还要挣扎,一道白影掠过。

那画皮以惊人的速度扑上来。

卫渊咬破舌尖,舌尖血喷出,司隶校尉的至阳血,周围画皮奴都惨叫着退避开,那画皮田氏女也被喷到脸上,发出凄厉喊叫,卫渊拔出校尉服一侧绑着的短剑,在地上翻滚退避,与此同时,反手握剑,猛地横斩。

剑刃斩过皮囊的手感无比清晰。

卫渊稍微松了口气。

旋即感觉到剧痛。

他掌中的短剑已经将田氏女的头颅斩下来。

但是没有用。

田氏女双臂展开,搂住他的脖子,她柔软的身子死死贴着他,她的肋骨像是一根根白色的剑,刺穿了她自己的皮,刺穿了卫渊的胸口,刺穿他的心脏,肺腑,从背后捅出去,然后一根根回缩,像是要重新恢复正常的模样。

嘎吱,嘎吱。

卫渊的脊椎骨被这另外八根肋骨刺穿,折断。

意识一黑。

………………

现实世界。

卫渊闷哼一声,后退半步,捂着额头,那种刺痛的感觉,过了好半天才慢慢缓过劲来,这个时候,他也才终于记起来一个一直被他忽略的问题。

画皮只不过是田氏女隐藏身份的手段,她真正的本体,是骨女。

生前被人凌辱欺凌的女子,含恨而终,一口怨气不散。

只是一直以来,画皮这个身份过于知名,反倒让卫渊忽略了这一点,刚刚在月露留影幻境当中找了那画皮的道,甚至如果不是月露留影能将前辈经验留给后人查询,他面对重新复苏的田氏女,恐怕也要吃大亏。

卫渊苦笑一声。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灯下黑了。

所以经验传承这种东西,真的很重要。

月露留影已经结束,剩下两道功勋,想要开启一次,还需要再消耗一道功勋。

卫渊闭目思考刚刚经历的战斗,田氏女的手段,一个是驱使画皮奴,另外一个就是骨女的骨刺。

前者,还不知道如方成这样的画皮奴泉市有多少。

后者重在诡异难测,难以防备。

卫渊看着剩下的两枚功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