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是因也,是果也,是命也(1 / 2)

镇妖博物馆 阎ZK 3898 字 4个月前

轰隆隆。

天上闪过一阵低沉的雷声。

先前一直宁静的女鬼在听到卫渊那句话的时候,突然剧烈反应起来,一双空洞的黑色眼睛死死看着卫渊这边,然后陡然消失,以极为诡魅的方式朝着这边出现,黑发生长,在鬼域中有遮天蔽日的迹象。

戾气和煞气,前所未有的浓郁。

而在这个时候,在卫渊黑伞下面,另外一道身影趋步走出,迎上了七娘的魂魄。

周怡还没有从‘之前需要保护的无辜民众’突然变得高深莫测回过神来,就看到老人迎面过去。

她没有看到老人也是魂魄执念,下意识惊呼一声回来,本能迈步阻拦,却被旁边卫渊伸手拦住,周怡体力耗尽,没能往前,伸手按住卫渊,语气急切道:“快拦住他,太危险了,他不要命了吗?!”

卫渊道:“这或许就是他一直希望的。”

“什么?!”

而这个时候,周怡也已经看到了那老者的状态,面色变化。

卫渊看着老人的动作,没有移开视线,慢慢道:

“我突然有一个问题,周警官,当一个人因为某个错误痛苦了一辈子,一直的愿望是希望以死赎罪,那么我们是不是该拦下他?我们是不是有这个资格拦住他,用我们的判断标准替他做决定?”

“人与人真的能感同身受么?”

周怡无言以对。

老人的执念灵体朝着女鬼奔去。

女鬼厉声长啸,双手苍白,指甲漆黑而长,往前探去。

老人则猛地往下趴伏。

他已经长大了,很老了,身材高大,超过那女鬼很多,所以从这个动作来看,几乎是把自己的胸膛送过去。

噗呲声中,女鬼双手没有丝毫的迟疑,洞穿了老人的胸口。

老人的魂魄没有丝毫的痛苦,带着终于释然的神色,被女鬼甩开,踉跄了两步,然后屈膝跪下,额头重重磕在地上,哽咽着大声道:

“七娘,小十五给您磕头了!”

“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呜呜,我对不住您,对不住……”

老人痛哭不止。

哭声中的痛苦和浓郁的自责无比清晰。

周怡愣住,然后有所猜测,眼中浮现一丝希望。

这是厉鬼的心结所在?!

如果说真的是被误解,蒙受冤屈而死,那么当年曾经误解她的人诚恳道歉,并且死在她自己手中,应该能够让厉鬼的极端负面情绪得到缓解,那将会是好机会。

但是七娘所化的厉鬼没有半点的变化。

她抽出手掌,看都不看老人一眼,黑洞洞的眼睛看向卫渊。

身上怨气戾气更重。

这代表着,那位老人的道歉并没有撼动厉鬼。

厉鬼的前身并不在意这些。

老人踉跄着叩首三次,他的魂魄执念被洞穿,做完这个动作,缓缓消失不见,满是皱纹的脸色都是泪痕,最后他看到那一年微笑把糖果递给自己的少女,看到最后凄厉跳下石井的红衣,最后的最后,眼前是大雪茫茫的一片。

心结已了,魂魄溃散。

女鬼则朝着卫渊袭来。

卫渊右手一甩,黑布伞旋转朝着女鬼砸去,与此同时退后一步,琴盒打开,八面汉剑出鞘。

宽厚剑身入手,卫渊心中一定。

眼前黑发扑来,手中一动,八面汉剑自下而上,撩拨格挡。

以剑身挡住黑发的同时,朝着一侧踏步避开。

与此同时,剑锋微转,将黑发上携带蛮力卸开。

黑发再度洞穿石板。

卫渊手中的剑则是偏落斩下,斩落一缕黑发,左手自腰间抽出断剑,当做匕首弥补剑法的漏洞,反手握剑,猛地横斩。

断剑上纠缠阴气,能够对女鬼造成更大的伤害。

黑发被击散。

然后汇聚起来,直接从地下贯穿而出。

卫渊脚步快速闪避,猛地翻滚,一道剑光流过,在避开黑发的时候,八面汉剑横扫。

……………

周怡和玄一站在一处,看着剑势和黑发鬼域的碰撞,额头冒汗。

剑法的招式简单,干脆,甚至朴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